瀛社

友社

partner

食飯會(1921)

  社中有識者,鑒於中央部擊缽吟會,賞品動用過鉅,宜回歸樸雅讌集本質,以文酒會為已足。大正四年四月十日,值東舉擊缽吟會於林凌霜宅,嘗議以質朴為事,爾後送迎吟宴之外,但供晚餐,不設酒筵。至十年十一月十三日,顏雲年於瀛桃竹三社聯吟致詞,謂瀛社此後宜逐月輪流舉食飯詩會,賞品從儉,以符詩人樸而不華之旨,深獲認同,星社以其社員多兼本社,起而響應,翌月十八日,假江山樓舉擊缽吟會,招待本社社員,即倣食飯會為簡單小集。
  雲年所持,既成氣候。十一年四月二日,即其大稻埕別邸,招本社舉食飯擊缽吟會,兼議會則及細節。其九月,以食飯會輪值函商報社同人,既無異議,遂定為二十番輪值,每月不拘一回:十月廿九日下午,瀛桃竹三社聯吟舉於江山樓。翌日,瀛社食飯吟會值東張家坤、楊仲佐、李金燦重催韻事,先於圓山公園左近陳朝駿別莊午餐,下午擊缽吟會,賓主五十餘人,蓋藉三社聯吟出席之盛,以張旗鼓。十一月十九日,基隆小鳴吟會值東,舉會於江山樓,諭社外與會者,每人二圓,分擔所費也。
  昭和四年九月,本社值東重編,並諭向後詩會假寺宇或諸公所催詩,實行食飯會,以期簡素,若花朝紀念會,則屬公辦云。至是,食飯會已成共識,使詩會歸於儉樸,而可行之久遠者,皆雲年之功也。
  十一年元月,鑒於每月例會擊缽催詩,而不事月課,改以花朝為瀛社成立紀念日,照舊擊缽,其社員出席者,支費一圓五十錢,行分攤經費之策,亦由食飯會趨於儉約之風所促成,向後舉吟會,率以值東與非值東,分別勻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