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社

文獻

literature

王國維詩詞研究 (下載次數:

0

次)

本會會員學術論文(碩士論文)

  王國維是清遺民的代表人物,身處其時,王國維眼見傳統文化價值觀與道德觀隨著政治體制的崩解而衰微,他和所有的清遺民一樣,企求社會重整,以重建道德秩序做為政治立論的根據和理念,並反思西方思潮對中國的戕害。在緬懷傳統與抗拒新勢力、新政體、新思潮中,清遺民們做了多面向的思考,並且藉由書寫,構築自我認同的群體記憶,並且希望透過文字將這些群體記憶流傳下去。王國維正是清遺民之一,在清遺民中,他是比較保守溫和的一派,他並沒有積極改革或尋求復辟,只是一再地嘗試用哲學、美學、文學、史學、經學挽救中國人民空虛的心靈與振興衰敗的中華文化,在他的詩詞中清晰留下過這些嘗試與努力的痕跡。筆者認為,王國維的文學與他的人生軌跡是分不開的,他人生中每一個時期所創作的詩詞,都反映了他當時切實的生活與思想,要全面的了解王國維生平心路歷程,應該由他的詩詞著手。王國維的詩詞記錄了他一生文化的關懷與情感的發展,正是研究晚清遺民文化心態史的第一手材料。
  中國文學史在清末與民初間產生了斷裂性的巨變,使得文學史的寫作判然分為民國前與民國後,或是舊文學與新文學;而清遺民則是在新時代中懷抱舊文化者,理解他們的作品,有助於銜接中國文學史上的這個斷裂。文學與文化都是長時間積累而成的,不可能一跨入新朝代頓時脫胎換骨,認識清末民初轉形中的中國文學與文化,也正是認識「當今」的文學是如何由「過去」逐步積累而成,這就是筆者認為晚清遺民詩詞有極高的研究價值的原因,也是王國維詩詞之所以異於其他時代文學之處。
  王國維在詞學與戲曲小說上的研究,在近代中國美學上被視為重要的基石,尤其是《人間詞話》,受到中國文學研究者長期的關切,認為頗能代表王國維的文學觀點與成就。然而他一生幾乎從未間斷過的古典詩創作,卻一直乏人問津;相較於詞學理論,王國維本身的詞作也是比較受到冷落的。
  詩作方面乏人問津,理由有下列三點:一、王國維生前未將其詩編輯成全集出版,所以全本難覓;二、王國維詩中繁用典故,且多僻典,造成閱讀上的障礙;三、王國維的詩作風格大大的違反了《人間詞話》中的文學理論,研究者不知如何解釋此現象。幸虧蕭艾在1984年編輯《王國維詩詞箋校》,其後陳永正在此基礎上更進一步的編纂《王國維詩詞全編校注》,將前兩個問題解決,至於第三個問題,則是本書解決最關鍵的問題。筆者將其詩作詞作依內容分別析論,各拈出其特色,再相互比較,頗能解釋為何王國維的詩作與詞作風格大異其趣,而詞作風格大致符合其詞論,詩作卻反其道而行,此乃本書最得意的創見。
  本論文以陳永正《王國維詩詞全編校注》為主要文本,共分六章,第一章為緒論,第二章為王國維生平,第三章為王國維詩作探析,第四章為王國維詞作探析,第五章為王國維詩詞特色,第六章為結論。
  本書第二章將王國維生平依其重要際遇變化及心態轉折分為問學江鄉、訪學日本、治學上海、講學北京四期介紹;第三章則將王國維詩作做全面性的整理,依內容分為哲理思維、日常生活、行旅情境、詠史觀點、題贊之作、人際關係六大類探討,以見王國維對不同題材之思維與表現手法,並做為進一步討論其詩作風格與生命軌跡關聯之基礎;第四章分析王國維詞作,亦以內容為標隼,將王國維詞作分為四季情景、行旅感觸、苦悶惆悵、愉悅情懷、愛情描寫、女性形象、應景之作七大類,以說明王國維詞作中的內容情感與描寫藝術;第五章綜合分析王國維的詩詞風格,並將王國維詩作與詞作,依創作目的、題材內容、遣辭用句及研究價值四方面互相比較,並探討其詩作與詞作風格相異的原因,對王國維兩種文體的創作心態與成果之所以大相逕庭提出合理的說明;第六章為結論,總結二、三、四、五章之研究成果,並對王國維詩詞提出評價,再對本書的研究,做一完整回顧與整理,更進而提出未來繼續研究的展望。
  本書結論,以為將王國維生平與其詩詞作品合觀,王國維的一生可分四個時期,其創作詞僅在第一期末尾,而其創作詩則與他的生平相始終。問學江鄉時期,王國維關懷的重心在哲學與文學,希望能利用哲學救贖自己心靈上的痛苦,用文藝救贖國人心靈上的空虛,作品多哲理詩、抒情詩、遣懷詩、和絕大部分的詞作;訪學日本時期發展的重心在經史之學,同時關切國內變局,多作詠史詩;治學上海時期企圖以國學研究重振中華文化,所以一方面鑽研學術,一方面與國內外學者結交,所作多學術詩與應酬詩;講學北京時期心灰意冷,除了應制題贊之外,只剩下少數與滿清遺老酬酢往來、相互慰藉的詩作。將王國維生平依其際遇與關懷重心之轉變做妥善的分期之後,再加上對其各類詩作的探析,即可看出其人生軌跡與創作詩風的密切關聯;而將其詞作與他第一期的理想合觀,就可以清楚為何王國維在詞學詞作上取得如此偉大的成就,卻忽然完全放棄,僅晚年留下四闋不符合其詞學理論的應酬之作,實在是因為他發現創作詞並不能達成他拯救國人心靈上空虛的目的,心灰意冷耳!
  王國維的詩作紀錄其生活,而其生活較當時許多知識分子單純,心態也較平和,當改革者眾聲喧嘩之際,他卻選擇了一些較為個人化的題材,比如自己的日常生活、哲理思維和行旅情境等做為其詩的題材。其他人際往來應酬題贊之作,亦多敘私交而少論國事,唯一與時局有密切關係的是其詠史作品。在王國維的詩作中看不出亂民流離之慘,看不到中國面臨瓜剖豆分之境,更看不出任何激進改革之主張,有的只是他個人一生的記錄和滿清末葉保守派遺民的心態。筆者以為,由其詩看其人,王國維不僅僅是一王朝的遺民,更是文化的遺民。
  王國維的詞是非常唯美的,他把詞視為藝術品,既然要表現美感,就只有美的題材才會進入詞中,若一事物本身就無美感而言,當然難以把它化成美的形式。王國維詞作在表現技法上符合其文學理論與美學觀點。與傳統詞作相比,除了延續寫景抒情等主題外,別有開創,如其行旅詞,登高遠眺者多有寄寓,相聚訴情者多藉由短暫的歡樂襯托過去或將來長期的苦痛,敘人間之苦者往往以夢幻之境象徵其追求真理之困難,寫女性形象者展現自己的審美觀與價值觀,均是前人所未到之處。總觀王國維的詞作選材,他所選取的都是非常私人的感情,人人心中都有這些私密的情感,王國維只是將它們用詞的形式寫出來,希望能造成眾人心理上共鳴,解救精神上之空虛苦痛。將詞賦予如此重任,未免太過,然因其創作時已對詞期望極高,則其成果自也不凡。
  整體來說,王國維詩詞各有不同的風格,造成這種差異最關鍵的原因,在於兩者的創作目的不同。王國維的詩與他的生命軌跡是分不開的,他把詩當成日常生活中表情達意的一種文體,詩風也隨著人生各個時期的轉折而變化。問學江鄉時期多寫日常生活中所見所思,即目之景,甚至是哲學問題,用語十分自然明白,淺易近人。後因滿清顛覆,隨羅振玉訪學日本,仍因關切故國而有意識站在清遺民的立場觀看並記錄晚清史,多用隸事,他雖欲這些史詩流傳後世,但未當藝術品看待,而當史料文獻;同時寫了一些詠中國歷代史之詩,借古諷今,不熟中國歷史者不易理解。治學上海時期作的詩有兩類,學人之詩辭句艱澀,好為議論,少情寡味,乃至以論文入詩,使人不易理解;應酬之作劣者多有溢美之語,流於空泛,佳篇亦無訪學日本時的憤激之情,徒以平靜心情觀世。講學北京時期作品不多,只剩數篇同味的應制題贊與清遺老間往來感傷之作。簡單來說,王國維詩可視同其日記,記錄他的心路歷程與生平際遇。
  而詞被王國維視為藝術品,在他致力作詞的五年間,每一闋都匠心安排,極富巧思,他接受叔本華的悲觀哲學,認定人間本來就是苦多於樂,因此他的詞中悲多於歡,而作詞的動機正是希望藉由藝術來疏緩人精神上的苦痛。除了疏緩苦痛外,他更在哲學上用功,尋求終極的解脫,並將尋求過程寫入詞中,可惜努力並沒有收穫,所得既不能自醫,更遑論醫人。但也因此王國維每一闋詞中都富含豐沛的情感,情感上的疾病唯有以情感醫之,所以情感是他所要表達最重要的主題,深婉是表現情感的恰當形式,將大量的感情壓縮於極短的篇幅之中,造成情感的高密度與強烈張力,是他詞作的特出之處。其寫景物亦句句含情,情景交融,不強作忘情物外之語。詞的文字經過高度的琢鍊,加以巧思安排,而不露斧鑿痕跡,看似自然天成,實則錘鍊至工,這種矛盾的辯證,對立的調和,需要下深刻的工夫,非信筆所能致,蓋大文學家所造之語必合於自然,自然之語亦必臨於理想。簡單來說,情感是王國維詞作最重要的元素,以情感治療情感上的疾病,是王國維創作詞最重要的宗旨。
  以詩與詞相較,詩為表情達意的工具,詞為刻意經營的藝術品,創作動機的根本差異導致二者各循著不同途徑發展。詩作內容幾乎包納他人生中的一切,詞作卻只能表現他所認為富含美感的題材。詩之遣辭用句自然隨意,不假雕飾,甚至不顧慮是否人人能解;詞則施以高度藝術手法與文學技巧,精緻凝鍊,追求美感之餘,亦力求方便一般大眾閱讀,避免出現「隔」、「霧裡看花」之弊。詩風與詞風迥異,不似出自一人手筆。以文學價值而言,詞遠高於詩;以史料價值而言,詩卻遠勝於詞。
  就研究者而言,王國維詩詞,各有其成就與價值。詩從晚清遺民的角度,觀看滿清之覆亡,在改革派與革命黨眾聲喧譁中,保守派低調的聲音往往被忽略,王國維詩作正是保守派遺民心聲的代表。詞則站在清詞的高度成就上,擷取五代北宋之優點,再進一步嘗試前人所未到處,不但驗證了他的詞學理論,也使清詞的發展達到巔峰。王國維能以一人為二種風格迥異且價值皆不凡之作品,實屬不易,堪稱清末大家。
  就王國維自身來說,觀其一生,詩一直只是生活的記錄,也一直持續寫作,無所謂成功或失敗;而致力作詞只有1904至1908年短短的五年,其後就如同他放棄哲學一樣的放棄了詞的創作,可見王國維認為自己的詞作是失敗的,他花了五年來證明自己的詞作無法達到自己期望的高度目標,也就是無法用詞來拯救世人心靈上的痛苦。 筆者以為:王國維高度要求自己,卻無法達到自己的要求,所以一直處在痛苦之中,但也正因如此,其詩詞乃有極高的研究價值,惜本書未能窮盡之,有待來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