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社 - 大事紀
瀛社

大事紀

HISTORY

1909

02

明治四十二年,宣統元年,己酉。(1909)

二月
十八日,報載:湘沅頻謂北部詩人頗多,竟無一詩社,未免減却風雅。海沫應曰:「君如倡之,必有和之者。」
三月
七日,淡江人士倡設「瀛社」,柬邀日本僑臺諸吟客,晡時四點假平樂遊旗亭舉發會式,報社員及來賓出席五十四人:
尤子樵    王小愚毓卿  王自新湯銘  王采甫人俊  王雲滄少濤
李書逸濤   李如圭聯璧  李伯棠敏恭  李金燦蒸業  李漢如耐農
李曉山毓淇  李謀卿延猷  何誥庭承恩  林松凌霜   林子楨蒼崖
林石崖佛國  林清月怒濤  林湘沅馨蘭  林曉村摶秋  周紹基笏臣
倪炳煌希昶  洪逸雅以南  莊鶴如    張小山振東  張古桐幼岩
張伯厚家坤  張雪舫清燕  陳子清水泉  陳其春伯漁  陳祚年篇竹
陳培三廷植  陳德義    陳進卿德銘  陳醉痴永錫  陳蕈軒采臣
郭鶴汀鏡蓉  黃丹五應麟  黃石崚贊鈞  黃玉階冥華  黃桂舟水沛
葉鍊金友石  楊嘯霞仲佐  謝斌     謝秋涫    謝雪漁汝銓
顏笏山覺叟  羅蕉麓秀惠  石川柳城戈足 中瀨溫岳   伊藤壺溪
村田天民   尾崎秀真白水 山口透東軒  安江五溪
報社友洪逸雅起述開會辭,眾人和之。席間以〈瀛社雅集即事〉為題,瀛字為韻,各拈一字,賦成柏梁體聯句,又限賦即事詩,呈交值東彙齊,付報社發刊。十六日,依所寄詩稿先後,次第登報。社員續增十二人:
沈相其藍田  何榮峰秀山  林問漁知義  林益岳聯五  陳任  
許招春    許梓桑迺蘭  陳直卿讓六  黃菊如河清  蔡石奇添福
顏陋園吟龍  歐陽朝煌蓮槎
四月
四日,寒食節,古曆閏二月十四日午後一時,假新北門街洪逸雅「逸園」舉首期例會。湘沅曰:「發會式在花朝後一日,例會又值寒食,洵有興趣。」雪漁戲曰:「不有佳節,何伸雅懷。」是日自基隆、三市街外至者約六十人。幹事報告會務後,由報社寫真部技術員平田氏照像。值東擬題〈閏花朝〉絕句,公檢韻得〈七虞〉,分牋書稿,至五時餘散會,新增社員十九人:
王慶忠溫如  朱四海  吳壽星    林峨士    林超英
高峻極重熙  高朝宗  張德明    莊玉坡櫻癡  陳鎮印
黃純青炳南  曾省三  蔡步蟾桂村  蔡景福愚谷  蔡鳳儀媽成
賴拱辰    劉朝英  劉鐵士    謝式潢
五月
二日,假逸園舉第二期例會,出席會員計五十餘人,是日逸園櫻花適放,即以〈櫻花〉為題,拈〈十二侵〉韻,自十二時起,迄午後三時散會云。三十日,第三期例會,報社副社長村田天民、編輯長伊藤壺溪值東,擬課題〈恭讀戊申詔敕〉;次唱〈江村首夏〉限〈二冬〉韻。
六月
廿七日,第四期例會,基隆諸友值東,為確人數,出席者先知會洪逸雅轉達。是日假基隆公會堂舉行,臺北赴會者二十餘人,午後,許迺蘭以值東致詞,黃應麟致謝詞,課題〈五月渡濾〉限五歌韻,次題〈榴花〉限一先韻。會後赴宴,宴罷,掉舟仙洞,旋為海水浴,至午後八時,乘基隆末班車歸北。
七月
廿五日,舉第五回例會於北投松濤園,以〈松濤〉為題。
八月
三日,臺中櫟社謝頌臣、林癡仙、陳槐庭、傅錫祺、林獻堂諸君,聯袂來北。南社陳瘦雲、蔡南樵兩君適至,不期之會,午後五時,瀛社開歡迎會於艋舺平樂遊。廿二日,值七夕,午後二時,假大龍峒王慶忠別墅舉第六回例會,赴會三十餘人,課題〈淡江初秋〉五微韻,次為〈七夕〉限六麻韻,五時半會散云。
九月
十九日,午前十時假枋橋林本源別墅舉第七次例會,林爾嘉長子景仁,亦會員,與其令弟,共寄附金拾圓,助茶菓之需,並令園丁掃徑烹茗,以前夜暴風雨,赴會者惟艋舺十人,稻江二人,合值東計十八人,有林摶秋、王自新、黃丹五、歐陽朝煌、黃菊如、王少濤、朱四海、林益岳、林超英、王毓卿、林子楨、李廷猷、倪炳煌、周笏臣、高峻極、朱四維、黃純青、王采甫等。席間,以十一尤韻聯柏梁體,課題為〈板橋別墅即事〉,不拘體,不限韻,一星期內繳卷。
十月
十二日,報揭:會章所載,例會詩不評甲乙,吟稿於每期會後一星期內寄報社,報社自次週首日起,依交卷先後,逐日刊行。惟以社友一題作數首,報紙篇幅有限,致遲寄稿者,為次期所擠棄,乃不得已。聞社友私議,謂是嫌其詩不佳,特揭櫫之。不評甲乙,即無所擇別也,擠稿乃稿不及時,非詩不及人。十七日,午後二時,假大稻埕六館后街官煙製造所舉第八回例會,並議秋季大會及整頓諸事。是日淡水開競漕會,專賣局員赴競漕者,假該所休憩,遂移於社友陳雕龍中北街宅中,以緩於通知,出席者少,課題〈稻江懷古〉限元韻,〈騷林逸唱〉限庚韻,新規定每題只作乙首。又議秋季大會時地,因及會費應先期寄交,以便準備。社員不赴者,為不盡義務,因舉臨時幹事執事:大稻埕李漢如及值東陳篇竹、陳培三;艋舺王毓卿、王自新、黃菊如;大龍峒黃石衡;枋橋王少濤、基隆許迺蘭、深坑林石崖,會費及事務均轉達常任幹事,會中擬延櫟社諸人云。廿八日,臺灣神社祭典例假,午後五時,假艋舺平樂遊舉秋季大會,出席社員六十餘名,來賓櫟社陳槐庭、鄭汝南及鷺江李鶚程等。課題〈弔伊藤公爵〉,不拘體韻,限一星期繳卷,至九時開宴。是會決議選評閱員八名,每期分任圈點,評閱員之作,則互為圈點。
十一月
十四日,報揭:或議詩有久滯未刊者,何不增幅或增行數,社以編輯體裁答之。十五日,第九期例會,假艋舺龍山寺舉會,課題〈冰花〉,不拘體韻。或議創刊雜誌,將創社以來諸作,次第刊著,附以詩話或雜文,惟經費所出,俟後次例會再議。
十二月
十二日,午後二時,第十期例會,四十餘人舉於艋舺龍山寺,課題〈愛菊〉,不拘體韻。發刊事,無載。
是歲,劉朝英卒。五月十六日,李逸樵、王瑤京、張純甫、李逸濤、汪式金、王石鵬二十餘人於新竹古奇峰大觀山館創設「奇峰吟社」。

1910

01

明治四十三年,宣統二年,庚戌。(1910)

元月
九日,午後二時,假大稻埕中街陳雕龍宅舉第十一期例會,有自基隆來者,出席增多。課題〈訪梅〉,不拘體韻。社友莊鶴如謂潘濟堂集劍潭寺詩百餘首,寺僧將為刊行,廣徵題詠,因增〈劍潭寺〉一題,亦不拘體韻。十日,宜蘭蔡振芳函請入社。
三月
一日,洪逸雅函知,僑寓神戶許雷地及其表弟陳可發曉凡,郵寄入社書,並付資託購《臺灣日日新報》漢文版。六日,午後二時,假洪逸雅逸園召開第十二期例會。社友自基隆及土城來會,課題〈春山〉,不拘體韻,並議春季大會日期,兼祝一週年。廿二日,柬邀南社、櫟社、奇峰吟社諸詞伯。廿七日,花朝後二日,午後六時,舉會於龍山寺左廡,以午後驟雨,出席幾及總數之半,寓北內地詩人所結之淡社尾崎白水,及櫟社林幼春,代表臨席。是日議決會則、值東依舊,幹事則各方面一至二名。詩不全數揭載報端,其初學者,宜先就正知友,次寄幹事彙錄呈評,擇其最佳者刊行。是會首題〈祝瀛社一週年〉,次題〈杏雨〉,不拘體韻。以社友安江五溪將漫遊南清,設千書會,議定社中人各託書一紙,藉資紀念,書成郵寄。
五月
一日,以林湘沅赴櫟社大會,值東楊嘯霞亦有故他往,延期至本日午後三時,假艋舺龍山寺區長役場舉例會,課題〈墨梅〉,不拘體韻。十九日,本社十餘人迎《臺南新報》記者南社陳渭川及其仲弟於平樂遊,渭川言瀛社、櫟社、南社,俱有報社為之提倡,惟如歷年各開大會,詩友往來煩勞,議請三社值年舉會,各社得兩年準備,不至倉猝無措。其課詩則仿淡社,互為品評,以求實益。座中聞者皆然之,事將歸由《臺南新報》發表。廿九日,午後四時,本年第二期例會,假大龍峒王慶忠別墅舉開。課題〈太古巢懷古〉,五時半散會。
六月
廿六日午後一時,基隆諸社員值東,假許迺蘭新築廣廈舉例會,稻、艋及龍峒、枋橋社友二十餘人聯袂赴會。南社陳瘦雲尚滯旌,亦與會。題為〈人堆戰浪〉,不拘體韻,蓋基隆八景,因鱟嶼除去,已失「鱟嶼凝煙」一景,或以基隆港左畔人堆戰浪足之,為之揄揚也。會餘開宴,顏陋園以值東代表敘禮且演說,語極風趣,大為喝采。席散,又邀會眾乘船往孤拔濱為海水浴,並觀人堆戰浪實景。是日留宿者,復棹舟仙洞。許迺蘭、顏陋園復晚宴陳瘦雲,讌談至更闌。
七月
廿四日午後二時,舉例會於溪洲楊嘯霞網溪別墅。社員有遠自九份、金山赴會者,計約四十人,會於古亭庄溪畔清涼亭,游泳清流,即以〈網溪泛月〉為題,不拘體韻,六時宴罷,十餘人分乘二舟,順流下艋津,至子夜散去。
八月
廿一日,舉例會於枋橋林清富處,出席二十餘人,課題〈秋閨〉,不拘體韻。是夜,同人宴安江五溪於艋舺平樂遊酒館。
九月
十三日報揭:瀛社詩會,係我社同人所倡設,故同人全部為社員,每屆春秋大會,同人尤協力籌備。秋季大會擬於中秋日邀全島詩社,兼為社友黃丹五區長祝嘏。十八日,中秋,午後三時,舉於艋舺龍山寺左廡,淡社日下峰蓮、竹社鄭毓臣、瀛東小社劉克明為賓席,與會員五十餘人。王慶忠演說兼祝丹五花甲,丹五起謝,課題〈庾亮登樓〉,不拘體韻,晏罷盡歡而散。入夜,張席林子楨樓上賞月,毓臣首唱,社友皆和,一時雅事也。廿三日,福建泉州張汝垣、張大藩、許孟搏、李少麓四人附〈網溪泛月〉及〈秋閨〉兩課題,望為社友。
十月
十四日,同人以僑寓大稻埕羅秀惠、艋舺周笏臣,二人有玷衣冠,且違犯社章,擬為逐出,待觀菊會決議。十六日,午後三時,例會改為觀菊會,廣邀諸社讌集王慶忠別墅,社員出席約半數。宿題〈祝天長節〉,不拘體韻。次題〈簪菊〉〈供菊〉律絕不拘韻。黃丹五代表瀛社致辭,櫟社長兼竹社長蔡啟運、南社長趙雲石、羅山吟社代表鄭作型、瀛東小社代表李碩卿,相繼致祝。本報主筆伊藤學士請舉杯同唱各吟社萬歲,多有即席賦詩者,撤席後,分贈福引物品,至夜七時散會。因洪逸雅所植櫻花,忽盛開一株,十七日,午前九時,再舉觀櫻會擊鉢吟於逸園,南社長趙雲石及社員黃茂笙,以要務不得盤桓外,餘約三十人與會,首唱〈芭蕉〉限庚韻,左詞宗蔡啟運取瀛社黃菊如、右詞宗謝雪漁取櫟社蔡啟運為元;次唱〈秋海棠〉限魚韻,左詞宗陳洛取竹社戴珠光、右詞宗蔡啟運取竹社鄭毓臣為元;三唱〈秋柳〉限歌韻,左詞宗戴珠光、右詞宗陳洛,俱取瀛社李漢如為元。是會各以絕句,限一小時截稿,不限首數,有一唱作十餘首者。取元、眼、花、臚各一,會四名,錄若干名,獎賞各有差。艋舺陳淑程是日入社,蒞會為詞宗。十八日,繼開吟會於黃丹五聚春小園,丹五獨力招待,設筵並備賞品。首唱〈琵琶怨〉,左詞宗謝雪漁取瀛社林湘沅、右詞宗陳洛取瀛社魏閏庵為元;次唱〈禰衡撾鼓〉,左詞宗林湘沅取櫟社蔡啟運,右詞宗陳洛取瀛社黃石衡。是日提案,以詩社無社長,不便措理社務,或議置社長;或以擊鉢吟會為有趣,且可資勉勵,將組織「瀛社中央部擊鉢吟會」云,俱待臨時會或後期例會決議。廿八日,臺灣神社祭休日,九時,瀛社中央部擊鉢吟會首次讌於艋舺林子楨樓中,出席廿三人,首唱詞宗以抽籤定為李漢如、歐陽朝煌,題為〈伍員吹簫〉限微韻,王少濤、王采甫分獵左右元;次唱〈秋碪〉,限灰韻,左右元各為洪逸雅、魏閏庵。次唱開榜後,日已沈西,淑程請繼燭以盡餘歡,即備宴兩席及賞品。酒酣更為第三唱,題為〈雁字〉限支韻,左右榜為李漢如、陳淑程。二、三唱詞宗,原欲以得狀頭任之,以狀頭讓,特囑淑程、林仲衡兩氏專為之,至深夜始散。三十一日,同志六、七人,復讌集於林子楨樓上,題為〈照身鏡〉,雪漁為詞宗,王采甫茂才掄元,同人聞之,殊覺技癢,躍躍欲試也。
十一月
六日,艋舺林子楨家白菊盛開,夜間,瀛社友近十名,不期會賞,座中議以〈白菊〉為題開擊鉢吟會,拈得寒韻。是夜,竹社亦以〈白菊〉為題,惟拈韻不同。廿二日,午後三時,瀛社中央部擊鉢吟會第二期,舉於逸園。廿三日,午後三時,舉瀛社例會於大稻埕中街陳雕龍家,赴會者甚多,課題〈品梅〉〈棋子〉〈畫圖〉等,不拘體韻,至午後四時始散。
十二月
一日午後三時,值南社陳瘦雲來北,櫟社林仲衡尚滯留,瀛社中央部擊鉢吟會開於逸園,是日天寒,王少濤自枋橋來會。首唱〈早梅〉,謝雪漁、林湘沅獲元。或欲早退,次唱〈殘菊〉,因限各一首,為黃菊如獲雙元。九日,午後三時,瀛社林凌霜以報章代柬,邀得社友十八人,即其大稻埕中街復源自家樓上開擊鉢會,費由凌霜負擔。題為〈子陵釣臺〉,九青韻。
是歲,蔡媽成鳳儀卒,六月,奇峰吟社改為竹社,奉蔡啟運為社長。八月,林濟清沁秋卒。

1911

01

明治四十四年,宣統三年,辛亥。(1911)

元月
三日午前十時,瀛社中央擊鉢吟會開於艋津倪炳煌巢睫別墅,左右詞宗掣籤得炳煌與黃菊如,首唱〈褒菊〉十四寒韻,王子鶴獲雙元;次唱〈文君〉十四寒韻,詞宗增左眼李漢如為之,揭榜左元林凌霜、右元黃石衡君。是會費由炳煌負擔,賞品七十餘件,悉為其意中人手製。五日午後,值東艋舺王采甫諸人,開瀛社例會於艋舺龍山寺內,諸有志者是日並唱設擊鉢吟,題為〈踏雪尋梅〉,伊籐賢道、王少濤分占左右元。例會首題〈德律風〉、次題〈過圓山節孝祠〉,俱不拘體韻。瀛東小社函知本期課題〈門松〉〈爆竹〉,亦不拘體韻,限廿五日截稿。三十日,舊曆元旦,值日本孝明天皇祭,午後假艋舺平樂遊開擊鉢吟會,並開瀛社中央部擊鉢吟會新年宴,蒞會二十餘人,各擬乙題投入詩筒,公拈題為〈桃符〉,十蒸韻。各限乙首,謄錄郵寄臺中林癡仙批選,六時開宴,席間聯吟柏梁體。
二月
廿六日,大稻埕陳祚年、陳培三為例會值東,遲舉於杜厝街培三書齋,遇雨故,到會十餘人,題為〈弔彰化陳列姬〉不拘體韻。蓋李雅歆妾陳璧,字完瑜,雙親早亡,淪落風塵,歆病逝二日,亦自盡,鹿港洪月樵聞而徵詩弔之,稱李烈姬,風教所繫,更祈社友奮發,為之闡揚也。
三月
廿二日,值春季皇靈祭,例會值東假大稻埕日新街北市天然足會,開擊鉢吟,社員及擊鉢吟會員二十餘人到會,來賓林仲衡、趙一山,課題〈媚香樓〉〈春雨〉,皆不拘體韻。三時以後,始移入擊鉢吟,題為〈杏花〉,韻限六麻,舉仲衡為左詞宗,一山右詞宗,揭榜左元一山,右元王采甫。
五月
以擊鉢吟會月餘未開,十三日集議,定翌日午後三時,會於林子楨怡樓(附圖:引自松有會刊第二集)。十四日,因雨故,赴會者稀,爰議:爾後以社員二人逐月輪值,專司會務,本期值東者為子楨、自新,不日將實行。十六日,菊如張「潔月讌」於其家,宴前先開敲詩會,首唱〈時錶、陶淵明〉,次唱〈夏雨、桌〉,繼斐亭舊事也。廿八日,中央擊鉢吟會擬舉於子楨怡樓,與會十六、七人,題為〈班超投筆〉,或以為擊鉢吟裨益詩學,較例會尤易鼓勵,不妨百忙一頃而屢為之。
六月
十一夜七時,假子楨樓上舉瀛社擊鉢吟會,左右詞宗改由會眾公舉,不似前此之拈鬮,即其賞品,亦較前為厚,且設許多趣味,以助清興。同人以海沫罕赴其會,咸慫恿之。
七月
九日,瀛社中央部擊鉢吟會由洪逸雅、林凌霜值東,午後三時假凌霜府上舉開,其先柬邀桃園吟社,桃社簡朗山率簡楫、黃純青、葉連三、鄭永南、林國賓、黃守謙、邱純甫聯袂來會。廿三日,大龍峒陳迂谷文孫培根,值園蘭開並蒂,柬邀報社同人暨瀛社諸人觀賞,赴筵者數十人,午後五時攝影,七時開宴,至九時散會,諸詩稿彙集後,並廣徵佳什,印刷分贈題詠人。
八月
六日午後三時,中央部擊鉢吟會舉於艋舺後街仔王毓卿宅。九日,楊嘯霞開納涼會於其網溪別墅,赴會廿四人。十九日,擊鉢吟會值東王少濤,應聘廈門旭瀛書院為教習,舉會於大稻埕城隍廟街趙一山劍廬。廿二日,瀛社中央擊鉢吟會同志餞少濤於艋舺後街王毓卿家,桃園吟社簡若川、簡朗山、葉連三、鄭永南、林國賓,竹社鄭鵬雲俱來會,並事擊鉢吟,題為〈潯陽琵琶〉。廿三日午後六時,稻江林三興柬邀瀛社吟友、稻艋紳商暨報社同人,假圓山岡女新旅館開納涼會。廈門《全閩日報》社長江蘊和附便輪來北,洪逸雅為設洗塵之宴。
十月
一日,瀛社中央部擊鉢吟值東謝雪漁、倪炳煌,假艋舺北皮寮街巢睫別墅舉會。廿八日,臺灣神社祭,瀛社及報社同人,應基隆月眉山靈泉寺善慧方丈之招,十餘人聯袂抵基驛,瀛社員顏陋園迎至許迺蘭家少憩,即乘肩輿登山,寺後頹垣,乃林朝棟駐屯禦法軍舊壘,各聳肩覓句,得詩頗多。嗣陋園、迺蘭二君請開擊鉢吟。以雪漁、湘沅為詞宗,拈題〈參禪〉六魚韻,陋園、雪漁均得元,午後五時半,復乘輿歸。
十一月
三日,瀛社中央擊鉢吟會,值東黃菊如、王子鶴,舉會於菊如艋舺直興街恆記號,柬邀桃園吟社諸詞客。五日,江蘊和以擴張《全閩日報》,兼營石版印刷業,聘艋舺祖師廟街瀛社王自新襄理事務,是日將登輪,瀛社友假艋舺新和盛旗亭餞別。午後五時,艋舺林子楨好藝菊,以新遭風水害,近有十餘盆盛開,黃白芬芳,遂即其樓上,舉觀菊會兼擊鉢吟會,瀛社赴會者二十餘人,選詞宗,拈題〈睡鴛鴦〉,限十二侵韻,得詩四十餘章,吟畢開宴,至十一時,盡歡而散,此會擊鉢吟賞品甚豐,皆子楨獨任。九日,桃園吟社鄭永南來北,瀛社於大稻埕林凌霜處開擊鉢吟迎之。二十日,桃園埔仔庄區長簡朗山過訪,同人囑中央部擊鉢吟會值東王采甫、楊文慶,邀桃社詞友來會。是日,鄭永南攜其子入臺北病院,仍寓凌霜家,柬邀附近詞友,即夜間復開擊鉢吟。廿五日,瀛社社友許迺蘭、顏陋園諸人,就基隆開擊鉢吟,以葉汝馨為左詞宗、沈相其右詞宗,拈題〈採桑〉,限四支韻,得詩十餘章,擊鉢之風漸被於基隆也。廿六日,瀛社中央擊缽吟會宣布延期。
十二月
二日,前兩邀桃園吟社簡若川諸君來會,社友莊玉波新自神戶回臺,午後四時,中央部擊鉢吟會開於艋舺楊文慶宅。
是歲七月,陳雕龍病卒,年三十八。八月,陳洛淑程病卒,年四十八。林子益亦卒。

1912

01

明治四十五年,民國元年,壬子。(1912)

元月
四日,瀛社友十餘人,即雪漁府內開擊鉢吟會,題為〈屠蘇酒〉十五刪韻,得詩四十餘首。以諸友力勸菊如剪辮,是日實行。十四日,午後三時,瀛社擊鉢吟會,開於艋舺後街仔林摶秋家。廿四日,報揭:「近時瀛社詩友,風流雲散,同人回憶客年盛時,深為慨然。」廿七日,基隆顏陋園來翰,謂瀛社友林安邦昨病故;並蔡鳳儀、林子益三人,不勝孤城落日之感。廿八日,南社陳瘦雲將赴廈門,過北市,瀛社中央擊鉢吟會為開擊鉢吟會祖餞於林子楨怡樓,首題〈怡樓小集送瘦雲渡廈〉,便拈韻。次題〈冬菊〉得冬字,蓋子楨植紫菊一盆,是日盛開故也,得詩二十餘首。廿九日,為桃園吟社簡若川、簡朗山開擊鉢吟會於林子楨樓上,題為〈鎮南山臨濟寺護國禪寺創成寄憶藤園將軍〉及〈懷安蕃通事吳鳳君〉兩題。
二月
二十日,魏潤庵由竹歸社,下午三時,瀛社擊鉢吟會假吳昌才別墅宜樓,餞別謝雪漁馬尼拉之行。廿一日,下午三時,另祖行於龍山寺。
三月
七日午後三時,瀛社擊鉢吟會,開於艋津楊文慶家。
四月
三日,日本神武天皇祭。上午八時,瀛社擊鉢吟例會,舉於洪逸雅逸園。廿八日,上午九時,瀛社王天柱獨當開擊鉢吟會於加蚋庄己宅,社友至者十名左右。
五月
六日,原定下午三時,倪炳煌、陳伯漁值東,舉擊鉢吟會於炳煌樓上,二人同日實行剪髮。擊鉢吟賞品外,兼設福引,已發柬招桃園及基隆詞友,有國語學校教員鄧旭東、林子言二先生賁臨,以霖雨延期。延至十一日下午二時半,開於炳煌家。
六月
四日下午二時半,瀛社擊鉢吟會值東李碩卿,並柬邀桃園吟社諸人,假大稻埕六館街李逸濤樓上開會,題為〈團扇〉拈寒韻,三唱〈晚妝〉,詞宗逸濤。會中擬今後改元、眼、花、臚,為一、二、三、四序列;又議及櫟社十週年祝賀大會,宿題〈追懷劉壯肅〉,擬作者頗多,至〈笨港進香詞〉,以為社中人未曾親閱進香情況,擬作者頗少云。

1912

08

大正元年,民國元年,壬子

八月
一日,改元大正。
九月
一日,瀛社以國喪謹慎中,久不開月會。遠地社友有寄信詢問之者,大部分咸欲俟大葬後云。廿二日,謝雪漁、黃河清、王湯銘辭馬尼拉《公理報》主筆歸臺。廿七日,瀛社擊鉢吟會舉於雪漁宅。
十月
瀛社本月例會原訂廿四日下午三時,在艋舺廈新街王采甫宅開擊鉢吟會 此時例會亦稱擊缽吟會。。改廿七日,又遇國語學校校友會,再延為廿八日。
十一月
瀛社友顏陋園新屋落成,召開瀛社大會,廿一日,南社許南英及雲石、石秋、湘沅先至,留北一宿。桃園吟社香秋、若川外,連三、純青、朗山、永南、國賓、名許、守謙、長茂等十數氏,與竹社還浦、瑤京等賓主五十餘人,廿二日下午先開擊鉢吟一唱,題為〈李白登黃鶴樓〉東韻,詞宗許南英、鄭香秋,得詩一百餘首。是夜宴畢,再擊一唱,題〈盆松〉冬韻,亦得詩一百餘首,詞宗戴還浦、林癡仙。廿三日,一唱〈十姊妹〉支韻,詞宗趙雲石、陳槐庭,得詩百首。統上三題,皆為詞宗所擬云。不知何人遺下《詩韻聯璧》乙冊,陋園暫為收存。廿八日,假林子楨君怡樓,開臨時擊鉢吟會,歡迎許南英及林湘沅。
十二月
十四日,瀛社例會,假艋舺後街仔劉家祠堂內劉篁村家舉會,詩題〈蟹菊〉先韻,赴會者十餘人,選得詩數十首。
是歲,張藏英幼巖卒。元月,王毓卿、林安邦卒。八月廿五日,曾省三卒。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