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社

社員傳記

Member biography

李建興(1891-1981)

  李建興,字紹唐,以字行,光緒十七年生。本貫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曾祖庇,道光二十年夏,率三子奉母渡臺,居臺北廳上淡水石碇堡滴水仔庄,旋移同堡新寮大尖後。庇長子聯霸,聯霸生八子,第七曰伯夷,伯夷取白氏女,溫恭克讓,有賢德,生子六人,紹唐即其長也。八歲為牧豎半載,雙親憫之,乃攜回隨父耕讀,學於廖正理依仁軒及倪基元培德軒。年十八,設塾成德軒於二十餘里外石硿子,凡三載。時廢漢文,臺北廳特許紹唐為地方公共書房教師,教於十分寮成安宮,嗣成婚,以薄俸不任餬口,因辭歸,事樵耕。
  大正四年,雙親祝嘏之朝,兄弟同時剪辮。頃以三年兩災,力穡不足以持家,明年,出為猴硐王寶勝「福興炭礦」書記,能刻勵自任,為股東所賞。六年春,福興改組,邀紹唐入股,拔為總經理。七年,日商三井創「基隆炭礦株式會社」,購併小礦。八年,三井畫其礦業為三,福興其一也,紹唐轉為工頭兼包商,初承採其三分之一,以精勤受重,卒包作全社。然不諳日語,恆遭抵擠,方思別就,未決,祈於成安宮,籤詩有「待鳳伴飛」之語,遂留止焉。十年春,因璧還小林寬誤算工資三千八百日元,小林傳語三井,三井社長牧田環由是深敬信之。未幾,出任平溪庄協議會員,別於萬里營「崁腳煤礦」,繼有官真林、白石腳、同芳、大豐、德成、德和諸礦。
  昭和五年,始遷瑞芳建義方居,設「義方商行」,轉瑞芳街協議會員,為瑞芳信用組合長。九年七月,三井計礦竭,欲轉讓而無承應者。紹唐度下層礦藏尚豐,以三年三十八萬元承包,所在屬瑞芳三坑,遂創為瑞三鑛業公司,親督諸弟力事,乃大有秋,因拓展武丹坑、士林鑛業。及日本侵華,嚴控戰資及臺民思想,視紹唐拒習日語,恥改日名,承手炭業,復大有成者,媢疾尤甚。十五年五月廿七日,藉「通謀祖國」罪,縶繫紹唐昆季既員工百餘人,楚毒所至,三弟建炎、長婿黃奕淮及株連死者七十二人,父聞建炎死,亦以憂卒,紹唐則判刑十二年。
  日降,八月廿六日釋紹唐,姪儒侯褓而出之,乃祭神謝天,家所積債權累數十萬金,母令悉取券,並時灰之。時瑞芳猶隸基隆,十一月廿七日,層峰派代瑞芳鎮長。明年一月十七,改隸新設臺北縣政府,始真除。其五月,監察委員丘念臺蒞止瑞芳,紹唐陳治安七十餘事,多獲採納,念臺並介之入中國國民黨。八月,隨復致敬團赴南京覲見國民政府主席,繼謁中山陵、明孝陵,行至陜西,以地方不靖,遙祭黃陵而返。歲杪,入省訓團受訓三閱月,任其班長。逾年二月杪,紹唐猶在訓練中,有假出席糧食會議,與副鎮長張風沂道經重慶南路菸酒公賣局,遇二二八事,因急謁行政院長官公署,民政處長周一鶚見之,紹唐為陳三事:一請噴水驅散,毋以武力彈壓;次請臺北市長游彌堅開誠曉諭,紹唐願陪同,以安人心;三請疏勸各地勿聚眾,以免滋事。至三月三日結訓,午後於中山堂旁聽民眾疏處會議,因再申前悃,並喻維持交通暢通,毋以省別啟釁,聞者皆鼓掌以應。四日,逕歸鎮所聽取簡報,隨即赴金瓜石、九份安撫,蓋金銅礦務局所在。五日,民聚瑞芳警所,已令員警繳械,進欲壞鐵道、毀橋樑等,紹唐聞訊,與弟建和急往警所疏導,諭毋以省籍為隙,眾人始翕然。其中旬,縣府令召士紳及民眾代表百餘人會於鎮公所,中將某特喻另會莠民,紹唐聞之,以鄉愚無知盲動,不識嚴重,疾叩頭代民請罪,與會聞者皆淚垂,其事始罷。國防部長白崇禧抵臺綏撫,紹唐奉母,緣念臺謁見行轅,先敘宗誼,次陳衷悃,崇禧悉納之,由是深孚人望。三十七年,以各方屬意,方參選首屆國大代表,逢羅東水沴,母令讓賢,選舉所費三百萬,悉充賑災與其地國小教育。
  三十八年,紹唐獻議政府所接收日本煤礦價讓為民營,時大小凡百有餘家。明年,婉辭臺北市長之召,省主席吳國楨聘為顧問,又任「石炭調整委員會」主任委員,固其所長也,調節生產與軍民供需凡三載,及母病,辭之,旋丁母憂,不復仕進,五十年,中央銀行改組,層峰特派為理事。   先是,日人山本義信營「山本炭礦株式會社」,有草山紗帽山地段約三公頃地,政府接收,列於工礦、農林、水泥、紙業四類,悉轉民營。紹唐得山本舊業,五十二年,獻其地為元戎壽,政府轉撥為陽明山公園,樹碑頌之。
  嘗閱《朝日新聞》報云徐福即神武天皇,又聞熊野蓬萊山有徐福墓,紹唐趨往日本,見墓旁祠宇傾圮,不勝悵怏。以福身世關中、日歷史文化,五十七年四月,七渡扶桑,欲鳩兩國朝野合力刷新祠宇,奔走逾月始返,獲有成議矣,忽告中日斷交,其事遂寢。時紹唐與弟尚營三合、瑞和、海山、建基、豐田等礦,年產量七十餘萬噸,居全省七分之一強。其待員工,視人如己,富貴與共,使養生喪死而無憾,設「瑞三煤礦福利基金會」,年撥專款,獎助學術研究、社會慈善事業及清寒子弟獎學金。瑞三員工感激戴德,六十四年上元,植紹唐銅象於瑞芳上天山光孝祠,紹唐以去歲端節傷足,時亦輿至觀禮焉,然年事高矣。以七十年秋卒,年九十一。妻黃氏,十五來歸,奉盥承家,溫恭賢良,前十一年卒,紹唐先自相地,得雞籠山脫峽過脈若鵬奮式者於瑞濱,擇巳山亥向以葬,至是荼毗,合而藏之,曰紹斯園。
  詩有《紹唐詩存》,武進張壽賢跋云:「性好吟詠,舉凡事親愛國之忱,朋從遊讌之樂,以及事之可喜可紀者,無不筆之以韻語。文多自敘,辭無雕琢,蓋皆布帛菽粟而驗物切近之言也。」陳立夫謂:「詩則多述遊覽朋簪之樂,稱心自得,異夫飾聲貌以為工者。」俱肯到語也。文有《治礦五十年》《日本見聞錄》《紹唐文集》等,編有《丘念台先生紀念集》。
  其初於大正十年,蒙業師李碩卿紹介,顏陋園作保,入瀛社。民國三十八年,瀛社四十周年慶,紹唐兼為壽母八秩,號召全省聯吟,舉會於瑞三大樓,至者三百有奇,衍聖公、監察院長于右任、部長梁寒操、省主席祝紹周等皆蒞止焉。四十二年,魏潤庵長瀛社,紹唐副之。至五十三年,潤庵謝世,紹唐晉社長,總幹事張鶴年遷宅七堵,以聯繫不便堅辭,改以張晴川為總幹事。迨瀛社六十周年社慶,復擴為全國聯吟,舉於北市敦化北路民眾團體活動中心,與會五百人,皆紹唐力任之。六十二年四月十五日會員大會,興以年事已高,需一輔佐,眾推晴川為副社長,因共請江紫元為總幹事。六十三年,膺國際桂冠詩人。六十七年,以疾辭社長,自終戰三十年來,瀛社得綿延弗替者,均賴紹唐人望與事功。

李春榮(1917-2010)

李春榮(1917-2010)

  李木,初卜字戊己,戊己屬土,五行勝木,因改字春榮,以字行。大正六年生,臺北汐止魏氏子,七齡出嗣李氏為螟蛉子。性曠達而機敏,公學校畢業,從蔡觀瀾習漢文,讀《四書》《詩經》,遇余萬森授以平仄法。灘音吟社迎謝尊五為西席,春榮從之學,社中最年少,纔及半載而尊五以年老辭歸稻江。明年,高名來重整吟社,召榮,因復從杜仰山學,未期年而仰山以事業辭,繼得顏德輝、高楊柳、張碧峰維持,又臺北陳筱村移居五堵,榮因得從諸賢遊。
  七七事起,榮方弱冠,謀內渡依滬上郭氏叔,乃冒籍考上海通譯官,藉公費浮鷁往。民國廿八年冬,素衣見叔,叔煖以舊衣,榮以為疏,徑詣官所,派杭州日本師團。日本在滬上設「梅機關」以監視汪精衛,榮以公務識其金華站主任近江中尉,近江嘗邀榮共事。榮役滿退職,轉投近江,甚得信任。近江轄下軍團電臺私通中國,為日本偵獲,使憲兵來緝挐,近江委榮審訊,榮得其情,謂一旦交付憲兵嚴鞫,必難收拾,喻團長朱岑樓縱犯逸去,以監管失責結案。三十二年夏,日本遣國人三十餘炸玉山機場,並拘眷屬以要成功,有知榮善謀者,求於榮,榮使諸人投龍游國軍自首,數月後,陸續逃歸杭州,以被執僨事回報,蓋榮別附藍衣社,始終不為日人謀。其間從黃中一習堪輿,又自組「三山吟社」為社長,以掩行跡。
  日降,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駐滬站長通知報到,適岑樓主站務,命榮為第三組中尉副組長,尋遷日僑小組上尉組長,居年餘,無薪給。將授憲兵少校組長,令未下而賀禮盈案,榮謂不祥,乃陽瘖辭去。
  民國三十七年夏歸臺,四十二年,南港鎮公所請為中文教師,鎮長闕河基欲開水道,而蓮幕率習日文,因請榮代筆,由是知名。國民黨區黨部請為南港民眾服務站主任,居二月餘,以俸歸羅恢,自兼職授課以為薪水計。半年間,鄉譽漸隆,而選務將至,黨部別有規劃,有譖榮者,榮遂辭去。自是授徒二十餘載,並寄生青烏術,菲僑有葬於臺者,遺眷欲歸骨,屬榮料理,榮登壟占曰:「惟頂𩕳存耳。」發壙,果如其言。六十三年遷雙連,七十一年又移北投,顏所居曰半曉齋。畢生參瀛社、松社,晚歲,繼林韓堂長松社,教於重慶北路覺修宮,座生三十餘,吟哦自若。時灘音諸子惟榮見存,榮既心懷故社,仍以灘音為名,九十年春,再舉詩幟於上都,後九年卒,年九十四,有《半曉齋吟草》。

謝雪漁(1871-1953)

  謝汝銓,幼名廷選,字雪漁,以字行,所居曰奎府樓。本貫福建泉州,為晉江縣塔頭鄉人,同治十年生於臺南。年十二,經書終業,始習制藝。十五,從蔡國琳學,初為律絕,與賴文安、羅秀惠、林湘沅同窗。光緒十八年巡撫邵友濂拔取第一名入臺南府學,仍攻八比試帖,本意在秋闈,詎料版圖易色。表兄許南英長十六歲,雪漁嘗從問學,乙未之役,南英從劉永福辦臺南團練局以抗日,漁亦從之,九月初,日軍破臺南,勢無可為,乃避於鄉間。至明治三十年夏,臺南縣知事磯貝靜藏以甲科生薦讀國語傳習所,續晉讀總督府國語學校。三載畢業,留校為舍監,嗣轉總督府學務課職,嘗與編《日臺會話辭典》。三十五年,為臺南廳總務課囑託。其夏,始挈眷僑北,居艋舺祖師廟橫街。明年,轉臺灣總督府警察官及司獄官練習所囑託。
  先是守屋善兵衛嘗使雪漁譯《土地調查書》而善之,及《臺灣日日新報》擴辦漢文版,遂聘漁執筆。四十二年三月七日,與同仁倡組瀛社。四十三年冬,購清水岩翁氏宅,額曰假樓。明年夏杪,撰文抒慨,謂:「天下事事皆假,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人生之最要也,亦有以假為之者,何論其他。」四十五年二月,基隆顏陋園環境樓落成,方舉六社聯吟,適南英歸臺省親,漁代邀南英任聯吟會主壇。時中土已鼎革,中國同盟會在菲律賓創《公理報》鼓吹革命,當軸咎漁思想錯誤,放為《公理報》記者。三月,與王湯銘、黃河清履任,其秋改元大正,九月杪,復歸臺,有《遊岷里剌記略》。二年,長子師熊,娶顏陋園次女。四年,臺灣興業信託株式會社役員改選,漁膺取締役,嗣俱連任。十年,為臺北州臺北市協議會員。明年,入義和商行任監查役。十二年,與魏潤庵並以漢學獲學者褒章。林湘沅創萃英吟社,歲杪卒。眾請雪漁主盟,明年元月十二日,雪漁始應諾,是歲為臺北州協議會員。
  逸雅辭世,雪漁晉主瀛社,潤庵副之。昭和三年冬,新竹鄭肇基鳩股申辦漢文報刊,即其十一月十日發《昭和新報》,召漁為主筆。九年秋,瀛社內組「漢詩文研究會」,請漁指導。明年春,簡荷生、林述三、王少濤、歐劍窗、黃水沛、王了庵、謝尊五、盧讚祥、曹秋圃等組風月俱樂部,發《風月》之刊,倚漁為主編。年餘,以資乏輟刊。十二年四月一日,各大報禁漢文。其七月,改以《風月報》之名續刊,亦倚漁為編輯主任,是月遷居下奎府町,所居仍名奎府樓。明年一月,為編輯顧問。至十四年春,《風月報》復延羅秀惠、林幼春、尾崎秀真、黃欣、魏潤庵等為編輯顧問,以漁為常任編輯顧問兼主〈詩壇〉。以素通《周易》,明年,年屆古稀,遂以寓所為卜肆,藉陳忠孝、矯時趨,由是漸退編輯之務。二戰終,嘗任臺灣省通志館顧問委員會委員。民國四十二年卒,年八十有三。
  雪漁本志科舉,初未以詩為意,改隸以後,諸經閣置,以為蠹矣,及在國語學校,閱《臺灣日日新報》日、臺官紳賡和,見獵心喜,時一詠之。畢業後所作,隨得隨棄。既入報社,唱酬始多,謂既披諸報端,亦不留稿。至昭和六年,欲為還曆紀念,稍存近作。次年,更就交遊為感舊與寄懷二篇,因合為《奎府樓詩草》三卷刊之。十年,再刊八十四題,曰《蓬萊角樓詩存》,附其《詩海慈航》卷末。別有《蓬萊角樓詩話》《奎府樓詩話》《英雌傳》《書風之變遷》《周易略說》及小說、散文等。
  瀛社創社聯句,漁初作:「有誰孤島問田橫」,嗣以為過激,改之;然〈讀史〉〈醉吟〉〈母雞行〉諸作,寄興已多,凝碧池頭,不無寄慨,耿耿之懷,足見一斑,必紬繹其詩旨,始知深心。湘沅嘗質雪漁曰:「人言子詩多用新詞與時事,似康梁派。」漁曰:「不過興會所至,或應酬所迫,似詩非詩,原無心得,更無所謂派。若新詞時事,足為談資,亦不為無益。康梁非所能學也,必欲名之,謂雪漁派可也。」雅不喜格唐界宋,然以分席阮亭自期者,誠有之矣,觀其評逸雅詩,固非深於詩者不能道也。弟子有艋舺陳古漁、臺南莊櫻癡,亦社員云。

衍聖公(1920-2008)

衍聖公(1920-2008)

衍聖公,諱德成,字玉汝,號達生,民國九年生,山東曲阜人,至聖先師七十七代嫡裔,父令貽先卒,公生百日,以大總統徐世昌令襲封三十二代衍聖公。五歲讀書,主持孔廟家祭。從吳伯簫習英文、詹澄秋習琴。增封曲阜明德中學校長,庶務由母陶氏代行。革命軍北定中原,中華民國大學院院長蔡元培請廢春季祭孔、除衍聖公號、收孔廟、孔林歸國有。孔府以公名義呈文山東省政府主席,請除號,留祀田及孔廟、孔府、孔林,以守先人典章制度,並發〈敬告全國同胞書〉反元培諸議。以孔祥熙斡旋,留衍聖公名號。十八年,母卒,由業師王毓華子英照料。明年,始執掌孔府事務,主持編修《孔子世家譜》。廿三年十二月五日,國民政府會議議決「尊崇孔子發揚文化」案:至聖及四哲後裔,改稱奉祀官;均由國家培植至大學畢業;國家特設小學於曲阜,優待孔顏曾孟後人。
  廿四年元月十八日,改衍聖公為「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特任官待遇。以顏子嫡系裔孫為復聖奉祀官,曾子嫡系裔孫為宗聖奉祀官,孟子嫡系裔孫為亞聖奉祀官,均簡任官待遇。七月,公以大成至聖先師奉祀官與復聖後裔世鏞、宗聖後裔繁山、亞聖後裔慶棠,即南京宣誓就職。七七事變,協助轉運山東圖書館藏書。日軍迫山東,軍事委員長蔣中正命駐兗州師長孫桐萱,速促公離鄉。廿七年元月,歷徐州、鄭州,抵漢口,宣言抗日,尋走重慶,居歌樂山畔,從呂今山、丁惟汾、王獻唐讀書,時與傅斯年、屈萬里遊。設孔學會,宣講討論,弘揚孔學與民族精神。日降,三十五年九月,隨政府歸南京,年底膺制憲國民大會代表。明年,國軍收復曲阜,始得祭掃林廟,旋膺曲阜縣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三十七年三月,旅美遊學,任耶魯大學研究員。徐蚌戰後,奉祀官府主任秘書李炳南將曲阜孔府文物遷至臺灣,暫措臺中市《新生報》宿舍,別設奉祀官府臨時辦公室,省政府教育廳即省立農學院別建孔府官邸。
  三十八年二月,公自美底臺,其秋,赴廣州主持孔子二千五百年誕辰祭典,轉重慶、成都,十二月,歷海南抵臺灣,初受聘於臺灣省立農學院。四十四年,兼臺灣大學中文系、人類學系教授,授三禮、金文、殷周青銅彝器研究,為演《儀禮》舊章。四十五年,為故宮博物院聯合管理處主任委員,與臺靜農、王靜芝、王北岳、吳平共組「六修書畫會」。五十二年,以館藏《四庫全書薈要》數冊為雨水浸潤,辭職。七十三年九月,出任考試院院長。七十九年,為總統府資政,臺灣大學七十七周年校慶,授榮譽博士。八十七年,總統李登輝裁撤奉祀官府,存奉祀官銜,九十七年十月廿八日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