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社

社員傳記

Member biography

李建興(1891-1981)

  李建興,字紹唐,以字行,光緒十七年生。本貫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曾祖庇,道光二十年夏,率三子奉母渡臺,居臺北廳上淡水石碇堡滴水仔庄,旋移同堡新寮大尖後。庇長子聯霸,聯霸生八子,第七曰伯夷,伯夷取白氏女,溫恭克讓,有賢德,生子六人,紹唐即其長也。八歲為牧豎半載,雙親憫之,乃攜回隨父耕讀,學於廖正理依仁軒及倪基元培德軒。年十八,設塾成德軒於二十餘里外石硿子,凡三載。時廢漢文,臺北廳特許紹唐為地方公共書房教師,教於十分寮成安宮,嗣成婚,以薄俸不任餬口,因辭歸,事樵耕。
  大正四年,雙親祝嘏之朝,兄弟同時剪辮。頃以三年兩災,力穡不足以持家,明年,出為猴硐王寶勝「福興炭礦」書記,能刻勵自任,為股東所賞。六年春,福興改組,邀紹唐入股,拔為總經理。七年,日商三井創「基隆炭礦株式會社」,購併小礦。八年,三井畫其礦業為三,福興其一也,紹唐轉為工頭兼包商,初承採其三分之一,以精勤受重,卒包作全社。然不諳日語,恆遭抵擠,方思別就,未決,祈於成安宮,籤詩有「待鳳伴飛」之語,遂留止焉。十年春,因璧還小林寬誤算工資三千八百日元,小林傳語三井,三井社長牧田環由是深敬信之。未幾,出任平溪庄協議會員,別於萬里營「崁腳煤礦」,繼有官真林、白石腳、同芳、大豐、德成、德和諸礦。
  昭和五年,始遷瑞芳建義方居,設「義方商行」,轉瑞芳街協議會員,為瑞芳信用組合長。九年七月,三井計礦竭,欲轉讓而無承應者。紹唐度下層礦藏尚豐,以三年三十八萬元承包,所在屬瑞芳三坑,遂創為瑞三鑛業公司,親督諸弟力事,乃大有秋,因拓展武丹坑、士林鑛業。及日本侵華,嚴控戰資及臺民思想,視紹唐拒習日語,恥改日名,承手炭業,復大有成者,媢疾尤甚。十五年五月廿七日,藉「通謀祖國」罪,縶繫紹唐昆季既員工百餘人,楚毒所至,三弟建炎、長婿黃奕淮及株連死者七十二人,父聞建炎死,亦以憂卒,紹唐則判刑十二年。
  日降,八月廿六日釋紹唐,姪儒侯褓而出之,乃祭神謝天,家所積債權累數十萬金,母令悉取券,並時灰之。時瑞芳猶隸基隆,十一月廿七日,層峰派代瑞芳鎮長。明年一月十七,改隸新設臺北縣政府,始真除。其五月,監察委員丘念臺蒞止瑞芳,紹唐陳治安七十餘事,多獲採納,念臺並介之入中國國民黨。八月,隨復致敬團赴南京覲見國民政府主席,繼謁中山陵、明孝陵,行至陜西,以地方不靖,遙祭黃陵而返。歲杪,入省訓團受訓三閱月,任其班長。逾年二月杪,紹唐猶在訓練中,有假出席糧食會議,與副鎮長張風沂道經重慶南路菸酒公賣局,遇二二八事,因急謁行政院長官公署,民政處長周一鶚見之,紹唐為陳三事:一請噴水驅散,毋以武力彈壓;次請臺北市長游彌堅開誠曉諭,紹唐願陪同,以安人心;三請疏勸各地勿聚眾,以免滋事。至三月三日結訓,午後於中山堂旁聽民眾疏處會議,因再申前悃,並喻維持交通暢通,毋以省別啟釁,聞者皆鼓掌以應。四日,逕歸鎮所聽取簡報,隨即赴金瓜石、九份安撫,蓋金銅礦務局所在。五日,民聚瑞芳警所,已令員警繳械,進欲壞鐵道、毀橋樑等,紹唐聞訊,與弟建和急往警所疏導,諭毋以省籍為隙,眾人始翕然。其中旬,縣府令召士紳及民眾代表百餘人會於鎮公所,中將某特喻另會莠民,紹唐聞之,以鄉愚無知盲動,不識嚴重,疾叩頭代民請罪,與會聞者皆淚垂,其事始罷。國防部長白崇禧抵臺綏撫,紹唐奉母,緣念臺謁見行轅,先敘宗誼,次陳衷悃,崇禧悉納之,由是深孚人望。三十七年,以各方屬意,方參選首屆國大代表,逢羅東水沴,母令讓賢,選舉所費三百萬,悉充賑災與其地國小教育。
  三十八年,紹唐獻議政府所接收日本煤礦價讓為民營,時大小凡百有餘家。明年,婉辭臺北市長之召,省主席吳國楨聘為顧問,又任「石炭調整委員會」主任委員,固其所長也,調節生產與軍民供需凡三載,及母病,辭之,旋丁母憂,不復仕進,五十年,中央銀行改組,層峰特派為理事。   先是,日人山本義信營「山本炭礦株式會社」,有草山紗帽山地段約三公頃地,政府接收,列於工礦、農林、水泥、紙業四類,悉轉民營。紹唐得山本舊業,五十二年,獻其地為元戎壽,政府轉撥為陽明山公園,樹碑頌之。
  嘗閱《朝日新聞》報云徐福即神武天皇,又聞熊野蓬萊山有徐福墓,紹唐趨往日本,見墓旁祠宇傾圮,不勝悵怏。以福身世關中、日歷史文化,五十七年四月,七渡扶桑,欲鳩兩國朝野合力刷新祠宇,奔走逾月始返,獲有成議矣,忽告中日斷交,其事遂寢。時紹唐與弟尚營三合、瑞和、海山、建基、豐田等礦,年產量七十餘萬噸,居全省七分之一強。其待員工,視人如己,富貴與共,使養生喪死而無憾,設「瑞三煤礦福利基金會」,年撥專款,獎助學術研究、社會慈善事業及清寒子弟獎學金。瑞三員工感激戴德,六十四年上元,植紹唐銅象於瑞芳上天山光孝祠,紹唐以去歲端節傷足,時亦輿至觀禮焉,然年事高矣。以七十年秋卒,年九十一。妻黃氏,十五來歸,奉盥承家,溫恭賢良,前十一年卒,紹唐先自相地,得雞籠山脫峽過脈若鵬奮式者於瑞濱,擇巳山亥向以葬,至是荼毗,合而藏之,曰紹斯園。
  詩有《紹唐詩存》,武進張壽賢跋云:「性好吟詠,舉凡事親愛國之忱,朋從遊讌之樂,以及事之可喜可紀者,無不筆之以韻語。文多自敘,辭無雕琢,蓋皆布帛菽粟而驗物切近之言也。」陳立夫謂:「詩則多述遊覽朋簪之樂,稱心自得,異夫飾聲貌以為工者。」俱肯到語也。文有《治礦五十年》《日本見聞錄》《紹唐文集》等,編有《丘念台先生紀念集》。
  其初於大正十年,蒙業師李碩卿紹介,顏陋園作保,入瀛社。民國三十八年,瀛社四十周年慶,紹唐兼為壽母八秩,號召全省聯吟,舉會於瑞三大樓,至者三百有奇,衍聖公、監察院長于右任、部長梁寒操、省主席祝紹周等皆蒞止焉。四十二年,魏潤庵長瀛社,紹唐副之。至五十三年,潤庵謝世,紹唐晉社長,總幹事張鶴年遷宅七堵,以聯繫不便堅辭,改以張晴川為總幹事。迨瀛社六十周年社慶,復擴為全國聯吟,舉於北市敦化北路民眾團體活動中心,與會五百人,皆紹唐力任之。六十二年四月十五日會員大會,興以年事已高,需一輔佐,眾推晴川為副社長,因共請江紫元為總幹事。六十三年,膺國際桂冠詩人。六十七年,以疾辭社長,自終戰三十年來,瀛社得綿延弗替者,均賴紹唐人望與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