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社

社員傳記

Member biography

謝雪漁(1871-1953)

  謝汝銓,幼名廷選,字雪漁,以字行,所居曰奎府樓。本貫福建泉州,為晉江縣塔頭鄉人,同治十年生於臺南。年十二,經書終業,始習制藝。十五,從蔡國琳學,初為律絕,與賴文安、羅秀惠、林湘沅同窗。光緒十八年巡撫邵友濂拔取第一名入臺南府學,仍攻八比試帖,本意在秋闈,詎料版圖易色。表兄許南英長十六歲,雪漁嘗從問學,乙未之役,南英從劉永福辦臺南團練局以抗日,漁亦從之,九月初,日軍破臺南,勢無可為,乃避於鄉間。至明治三十年夏,臺南縣知事磯貝靜藏以甲科生薦讀國語傳習所,續晉讀總督府國語學校。三載畢業,留校為舍監,嗣轉總督府學務課職,嘗與編《日臺會話辭典》。三十五年,為臺南廳總務課囑託。其夏,始挈眷僑北,居艋舺祖師廟橫街。明年,轉臺灣總督府警察官及司獄官練習所囑託。
  先是守屋善兵衛嘗使雪漁譯《土地調查書》而善之,及《臺灣日日新報》擴辦漢文版,遂聘漁執筆。四十二年三月七日,與同仁倡組瀛社。四十三年冬,購清水岩翁氏宅,額曰假樓。明年夏杪,撰文抒慨,謂:「天下事事皆假,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人生之最要也,亦有以假為之者,何論其他。」四十五年二月,基隆顏陋園環境樓落成,方舉六社聯吟,適南英歸臺省親,漁代邀南英任聯吟會主壇。時中土已鼎革,中國同盟會在菲律賓創《公理報》鼓吹革命,當軸咎漁思想錯誤,放為《公理報》記者。三月,與王湯銘、黃河清履任,其秋改元大正,九月杪,復歸臺,有《遊岷里剌記略》。二年,長子師熊,娶顏陋園次女。四年,臺灣興業信託株式會社役員改選,漁膺取締役,嗣俱連任。十年,為臺北州臺北市協議會員。明年,入義和商行任監查役。十二年,與魏潤庵並以漢學獲學者褒章。林湘沅創萃英吟社,歲杪卒。眾請雪漁主盟,明年元月十二日,雪漁始應諾,是歲為臺北州協議會員。
  逸雅辭世,雪漁晉主瀛社,潤庵副之。昭和三年冬,新竹鄭肇基鳩股申辦漢文報刊,即其十一月十日發《昭和新報》,召漁為主筆。九年秋,瀛社內組「漢詩文研究會」,請漁指導。明年春,簡荷生、林述三、王少濤、歐劍窗、黃水沛、王了庵、謝尊五、盧讚祥、曹秋圃等組風月俱樂部,發《風月》之刊,倚漁為主編。年餘,以資乏輟刊。十二年四月一日,各大報禁漢文。其七月,改以《風月報》之名續刊,亦倚漁為編輯主任,是月遷居下奎府町,所居仍名奎府樓。明年一月,為編輯顧問。至十四年春,《風月報》復延羅秀惠、林幼春、尾崎秀真、黃欣、魏潤庵等為編輯顧問,以漁為常任編輯顧問兼主〈詩壇〉。以素通《周易》,明年,年屆古稀,遂以寓所為卜肆,藉陳忠孝、矯時趨,由是漸退編輯之務。二戰終,嘗任臺灣省通志館顧問委員會委員。民國四十二年卒,年八十有三。
  雪漁本志科舉,初未以詩為意,改隸以後,諸經閣置,以為蠹矣,及在國語學校,閱《臺灣日日新報》日、臺官紳賡和,見獵心喜,時一詠之。畢業後所作,隨得隨棄。既入報社,唱酬始多,謂既披諸報端,亦不留稿。至昭和六年,欲為還曆紀念,稍存近作。次年,更就交遊為感舊與寄懷二篇,因合為《奎府樓詩草》三卷刊之。十年,再刊八十四題,曰《蓬萊角樓詩存》,附其《詩海慈航》卷末。別有《蓬萊角樓詩話》《奎府樓詩話》《英雌傳》《書風之變遷》《周易略說》及小說、散文等。
  瀛社創社聯句,漁初作:「有誰孤島問田橫」,嗣以為過激,改之;然〈讀史〉〈醉吟〉〈母雞行〉諸作,寄興已多,凝碧池頭,不無寄慨,耿耿之懷,足見一斑,必紬繹其詩旨,始知深心。湘沅嘗質雪漁曰:「人言子詩多用新詞與時事,似康梁派。」漁曰:「不過興會所至,或應酬所迫,似詩非詩,原無心得,更無所謂派。若新詞時事,足為談資,亦不為無益。康梁非所能學也,必欲名之,謂雪漁派可也。」雅不喜格唐界宋,然以分席阮亭自期者,誠有之矣,觀其評逸雅詩,固非深於詩者不能道也。弟子有艋舺陳古漁、臺南莊櫻癡,亦社員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