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社

公告專區

NEWS

2020-10-12

雪漁盃第三屆瀛社先賢詩選競詠簡章

本會〈雪漁盃第三屆瀛社先賢詩選競詠簡章〉於昨(10月11日),經理事會議通過,開始徵件,簡章如下:

*****************************
一、 主辦:社團法人臺灣瀛社詩學會
二、 贊助:本會故社長謝雪漁先生後人
三、 活動方式:
 (一) 競詠者須就本會指定詩篇(如附件10首)任選1首,以閩南語反切平水韻,錄製「朗讀、吟唱」各乙遍之影音檔。
 (二) 將自拍吟唱影音檔上傳幽菟(youtube)網站,影片隱私權設為「不公開」,標題欄作「雪漁盃:瀛社先賢詩選競詠(3)」,說明欄載吟唱者姓名及詩篇文字,以便評審審音。
 (三) 上傳完成後,於本(109)年12月31日24時前,將影片短網址寄至本會電子信箱(yingshe05@gmail.com),主旨寫「雪漁杯第三屆投件」,信中並請註明參賽者姓名、電子信箱、所屬詩社(無則免填),即完成報名。
 (四) 影片中之吟唱人,必須可以辨識面目,不可看稿吟唱。
 (五) 得獎影片,由本會公布網址,並通知將隱私權改為「公開」。

四、 評審:由本會聘請專家,就報名網址進行評審。評審內容分音讀(50%)、旋律(40%)、畫面(10%)三項。評審結果預定於110年1月31日公告於本會網站,並以電子郵件通知得獎者。

五、 獎勵:
 (一) 錄取:
  特優:1人,禮券3,000元。
  優選:2人,各禮券2,000元。
  佳作:10人,各禮券800元。
 (二) 頒獎:配合本會會員大會、理監事會或擊缽例會日期辦理。
 (三) 得獎者,須出席上述會場表演得獎之作品,無法出席者,取消獎勵。

六、 得獎影片,本會有重製應用、上傳網站之權。
七、 本簡章公布於本會網站(網址:https://www.tpps.org.tw/forum/news)「公告專區」,以統一訊息窗口,本會臉書導引網址作宣傳。
八、 如有未盡事宜,修正版亦公布於本會網站。

*****************************
雪漁盃第三屆瀛社先賢詩篇競詠 指定詩篇
      謝雪漁詩選

  感懷 用宋方巨山原韻十首之一
總總林林世幾層,忍看飢面作崚嶒,
只應謹慎如諸葛,那得剛柔辯隰朋,
一世功名空烈士,三生因果問禪僧,
舊新頭腦分明在,怪誕奇書讀不能。

  感懷 用宋方巨山原韻十首之二
世味真成嚼蠟無,合從農圃學樊須,
心惟匪石堅難轉,性不如蓬直自扶,
豹變依然為故我,龍鍾竟爾到今吾,
結廬擬向溪山住,取得魚蝦不用租。

  櫟社春季大會即事
著鞭悔讓祖生先,落後居然馬不前,
一片溫情春浩蕩,十分吟興月嬋娟,
漫將學派分唐宋,拚把新詞譜管絃,
旗鼓中堅抗南北,聚奎星海象垂天。

  太古巢懷古
為避塵囂此卜居,一椽親自築茅廬,
文光八卦潭前耀,龍脈七星屯下舒,
行處騎驢曾得得,夢時化蝶亦蘧蘧,
山人為指當年跡,老樹岩邊片土餘。

  將航呂宋留別諸吟朋
為有新恩未忍忘,卻教行止費商量,
言歡舊雨兼今雨,寄跡他鄉等故鄉,
相馬人爭思伯樂,除狼我獨問張綱,
前途第一快心事,禹域江山色換蒼。

  題江山樓
瓦溝簷角與雲齊,十萬人家一望低,
粉壁清詞填白石,玉簫新曲唱黃雞,
酒痕記取消風月,爪跡教留認雪泥,
舊有名城山水在,只應樓作物華題。

  雨意
豈為催詩亦有心,片雲頭上黑痕深,
遙天隱隱雷聲急,大地茫茫日色陰,
解趣池魚思出水,知機野鳥欲歸林,
玉壺茅屋買春得,清味何人箇裡尋。

  題東寧擊缽吟集
休將格調論高低,衰德楚狂嘆鳳兮,
自澤斑文藏霧豹,相憐羽彩舞山雞,
悲歌氣易昂燕趙,至道風難變魯齊,
人物鯤溟三百載,灑餘心血欲無題。

  三重埔即景
後村圳廣碧溶溶,日落觀音渺遠峰,
煙雨微茫天一角,田疇肥沃地三重,
風帆影動山隨轉,雲碓聲喧水急舂,
熙攘過江人似鯽,長橋來去自從容。

  秋風嘆
萬里西風序白秋,浮生永嘆蜀江頭,
綢繆情急徹桑土,肅殺心驚到荻洲,
橫吹短髮千絲亂,任倚長鑱一命悠,
天地蘧廬身可寄,楓紅菊紫故園愁。

2020-11-16

本會常務理事吳東晟先生詩集《素涅集》出版

本會常務理事吳東晟先生,為成功大學中文博士,現為大學兼任助理教授,素愛古典詩,亦為「中華民國傳統詩學會」會員。其古典詩集《素涅集》,應108年臺南市政府文化局年徵選為《台南作家作品集》第九輯第三冊,預訂109年12月,由遠景出版社出版。
  本會錄其自序與讀者分享,訂書請就所附網址連結:

  自予為詩以來,已二十七載。少年詩社硯友,鴻飛雲散,恐久別風雅矣。獨予廁身學界,去詩未遠,奚囊時有新句。益以詩會擊缽,網端唱酬,詩稿得以日增。昔於丁亥年裒為《愛悔集》。今又裒為《素涅集》,蒙昌明師之推薦,文化局之寵邀,將梓行於世矣。因題數語,弁於卷首。
  詩人二字,可以安身。然詩者何耶?則說者多矣。或謂詩人善感,敏於情而捷於詞;或謂詩人足智,洞其秘而彰其理;或以教化喻於詩,謂溫柔敦厚詩教也;或以使四方諭於詩,則敏於詩者諳世務也。鳥木蟲魚可以為詩,興觀群怨可以為詩;鼓吹鳴於盛朝,歌謠繫乎亂世;增山川之麗色,抒族類之幽聲;一皆為詩也。
  有借詩為薪者,傳皭火於後代,保斯文於不墜也;有因詩為媒者,以才智相交,以辭章相友也;有以詩為贄者,往來慶弔,謹厚人情,以示隆重也;有以詩為戲者,頡頏古今,調和雅俗,細尋趣味也。
  予久為詩,於詩之用,固有得矣。近於蘊藉之詩,尤深好焉。當屏讀詩,再三吟詠,反覆深味,縱無一時機趣,而有綿邈之旨者,予之所慕也。所作之詩,推敲去取之際,亦時以得旨為念。世風每好酸辣,酸詩辣論,固逞快一時,而口爽目盲,亦不遠矣。況其中有徒酸徒辣、而無滋養者,可謂無旨。詩無旨,何以對讀者之誠心耶?
  集名《素涅》,乃仿《寄鶴齋詩集》之例,以並置二字為名。月樵寄鶴齋諸稿,曰《謔蹻》、曰《披晞》、曰《枯爛》,又集香奩詩曰《壯悔》。予之前稿曰《愛悔》,今稿之名,仍沿前例,而曰《素涅》。哀樂中年,猶素絹處涅,所貴在不淄耳。千禧以來,旅居府城,故史時風,頗見吟詠。願拙集之行世,得增輝南州風土焉。

2020-09-30

林保淳教授《解構金庸》,增訂版問世

  師大林保淳教授,治小說之學,積數十年搜討之功,於民國八十九年,千喜之歲,初出《解構金庸》,深獲諸方好評。九十七年,應邀在大陸出版。其治學態度,孜孜不倦,近年精益求精,重新董理為「增訂版」問世,其探討有出人意表之妙,喜歡金庸武俠小說者,亦可以此書為金學指南,謹刊布其前後〈序〉作為引介。

增訂版《解構金庸》序

  《解構金庸》在2000年初次集結,2007年出版大陸簡體版時,酌添了幾篇小文,今次再度版行,也略增添了幾篇長短不一的文章,距離當年初版,已忽忽20年之久,我對金庸的推崇如舊,對武俠的熱情如舊,可蕭蕭斑鬢,催人就老,我竟不知不覺從青壯學者,一變而為冬烘老學究了。歲月的「斧斤鏘鏘,一夜間便枯槁了舊時的少年郎」。說「枯槁」,還真的不是自謙之詞,皴皺的臉龐,已不再現當年的容光,就足以讓人膽跳心驚,更何況,日居月諸,竟無吋進,又怎能讓人不心生恐慌?
  20年之間,周遭大事小事不斷,可歌可泣、可喜可愕,縈懷動心,不一而足,可自小便心心念念的「武俠大夢」,始終還是最關情的。我欣然樂見於武俠研究得以突破窠臼,已逐漸引發社會、學界的重視;但又對於武俠的日薄崦嵫,感到無限的惋惜與悲傷,尤其是象徵著一代盛事的金庸先生過世,竟使我有天將絕武俠斯文之嘆。江山不再,英雄何存?這本增訂的小書,就權當我對金庸先生這位武俠傳奇英雄的憑弔與憶念吧。
  這本書新舊兼收,舊作有些內容因當時資訊不足,難免有錯的地方,已儘量在保持原貌的情況下,略加修正,並酌附【後記】,畢竟,這是一個過程,而無論學術研究或是人生,總是一個不斷往前進步的過程,雖無須頻頻回首,也不必悔其少作,反正,路,就是這麼樣迤迤邐邐的走過來了。至於未來,能走多遠,就走多遠,這個武俠夢,總是還會做下去的。
      歲次庚子,2020夏,林保淳序於木柵說劍齋

永遠的武俠夢 自序

  武俠,是我永遠的夢。
  這個夢一開始就很自足。到現在也是。
  小時候,無論師長再如何諄諄規勸,並繼之以禁厲,我總能在森嚴的眼角邊,尋得幾絲微洩的空間,享受到「偷窺」的樂趣。一絲微隙,儘夠我縱覽到武俠世界的怪怪奇奇、絢絢麗麗;而幾番「偷窺」,所見自也不僅僅是荒誕悠謬的文文字字。在武俠世界中,我第一次發現,原來,「想像」可以開啟人的另一個生命層次。我常想,當一個人備受形軀拘限,無法超越的時候,以想像代實際,有時也可以成為一種超越。如果伴隨著道家的「忘」,或者佛家的「悟」,這種超越極可能會是「大境界」。可惜,我還沒有那種功力。能夠「日月之間至矣」,暫時來個「偶然得之,忽然忘之」,就覺得心滿意足了。
  大抵人心都是不容易饜足的。小時候天真的幻夢,是純白無瑕的;然後,歲月年復一年地在夢裡塗上五顏六色,東一塊銅綠,西一片青紫,左邊是緋色,右面是黃色,而越是精心塗抹,越是覺得色彩不夠亮麗。也許在很多方面,我也沒能夠饜足,升斗之俸,總是吝嗇於「廣廈千萬間,使天下寒士俱歡顏」;而聖賢之書,也諄諄戒訓,「君子疾沒世而名不稱焉」。我會庸俗得想發一點財,迂腐地想有一些名望;浪漫起來,也會想在平靜無波的情感世界裡,掀騰一下風風雨雨。
  人心不足,我難免也是。
  不過,當拋開許多惱人的包袱、不近人情的責任與使命,鑽進我的武俠世界時,一切都變得簡單而自足起來了。武俠小說裡的俠客,永遠沒有經濟上的煩惱;總少不了掌聲與欽仰;而青衫白馬,身側經常是言笑晏晏、依紅偎翠。俠客是我,我即俠客,世間的想望,於此一應俱足。想像著走馬江湖,想像著簫劍平生,想像著夜雨懸燈,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也許很多人會說我在逃避,沒錯,我正是在逃避。事實上,逃避有什麼不好?你以為這世間永遠都那麼美好嗎?陶淵明以桃花源避秦,人生須避之秦,絕對更多。武俠是避秦的勝境,逃一逃,一如歷覽書中勝景,有何不可?這應該算是積極的逃避吧?因為,我也知道,武俠世界是個虛構的世界,是個夢想;人不可能活在虛構中,而人又必須有夢想。所以,我讀武俠、喜歡武俠。
  走上研究武俠的路,本不在我夢想中,我也儘量不讓它與我那永遠的夢想牴觸。這純粹是個偶然。這個偶然,逼得我很慘,閱讀的快意,常被一堆莫名的壓力所阻塞。夢想原該存在夢想裡,絕不該與現實牽扯上任何關係。研究武俠,不待一些學者長輩的耳提面命、蜚短流長,我已自覺是夠墮落了。筆如刀鉤,字剖理析,天知道會將武俠世界拆碎成怎麼個樣子!說真的,還是喜歡過去無思無慮、不忮不求讀武俠的日子,尤其是「雪夜讀禁書」的暢快淋灕。
  書名「解構」,無論聽起來、看起來,都很有學問;不過,可千萬別拿這個詞語來講究,沒錯,金庸有排擠效應,是個大黑洞,甚值得學者專家就此題旨,運斤開斧,加以解之析之,大卸八塊;但這不是我命名的初衷,而且要說到「解構金庸」,也不是這本小書所能承載的。取名也算是隨俗而取的,這兩個字,的確看起來、聽起來都蠻有學問的,不是嗎?
  也許,該「解構」的是我自己,好容易幾十年不變,樂於斯逸於斯的武俠夢想,一朝便化作白紙黑字,洩盡機趣。古傳倉頡造字,天雨粟、鬼夜哭,怕只怕我的永遠的武俠夢,也將一去不返了。
  武俠,會不會是我永遠的夢?
  唉,難說了。
      林保淳序於說劍齋公元2000年農曆除夕

所有公告 +

歷史介紹

HISTORY

所有事紀 +

1909

明治四十二年,宣統元年,己酉。(1909)

二月
十八日,報載:湘沅頻謂北部詩人頗多,竟無一詩社,未免減却風雅。海沫應曰:「君如倡之,必有和之者。」
三月
七日,淡江人士倡設「瀛社」,柬邀日本僑臺諸吟客,晡時四點假平樂遊旗亭舉發會式,報社員及來賓出席五十四人:
尤子樵    王小愚毓卿  王自新湯銘  王采甫人俊  王雲滄少濤
李書逸濤   李如圭聯璧  李伯棠敏恭  李金燦蒸業  李漢如耐農
李曉山毓淇  李謀卿延猷  何誥庭承恩  林松凌霜   林子楨蒼崖
林石崖佛國  林清月怒濤  林湘沅馨蘭  林曉村摶秋  周紹基笏臣
倪炳煌希昶  洪逸雅以南  莊鶴如    張小山振東  張古桐幼岩
張伯厚家坤  張雪舫清燕  陳子清水泉  陳其春伯漁  陳祚年篇竹
陳培三廷植  陳德義    陳進卿德銘  陳醉痴永錫  陳蕈軒采臣
郭鶴汀鏡蓉  黃丹五應麟  黃石崚贊鈞  黃玉階冥華  黃桂舟水沛
葉鍊金友石  楊嘯霞仲佐  謝斌     謝秋涫    謝雪漁汝銓
顏笏山覺叟  羅蕉麓秀惠  石川柳城戈足 中瀨溫岳   伊藤壺溪
村田天民   尾崎秀真白水 山口透東軒  安江五溪
報社友洪逸雅起述開會辭,眾人和之。席間以〈瀛社雅集即事〉為題,瀛字為韻,各拈一字,賦成柏梁體聯句,又限賦即事詩,呈交值東彙齊,付報社發刊。十六日,依所寄詩稿先後,次第登報。社員續增十二人:
沈相其藍田  何榮峰秀山  林問漁知義  林益岳聯五  陳任  
許招春    許梓桑迺蘭  陳直卿讓六  黃菊如河清  蔡石奇添福
顏陋園吟龍  歐陽朝煌蓮槎
四月
四日,寒食節,古曆閏二月十四日午後一時,假新北門街洪逸雅「逸園」舉首期例會。湘沅曰:「發會式在花朝後一日,例會又值寒食,洵有興趣。」雪漁戲曰:「不有佳節,何伸雅懷。」是日自基隆、三市街外至者約六十人。幹事報告會務後,由報社寫真部技術員平田氏照像。值東擬題〈閏花朝〉絕句,公檢韻得〈七虞〉,分牋書稿,至五時餘散會,新增社員十九人:
王慶忠溫如  朱四海  吳壽星    林峨士    林超英
高峻極重熙  高朝宗  張德明    莊玉坡櫻癡  陳鎮印
黃純青炳南  曾省三  蔡步蟾桂村  蔡景福愚谷  蔡鳳儀媽成
賴拱辰    劉朝英  劉鐵士    謝式潢
五月
二日,假逸園舉第二期例會,出席會員計五十餘人,是日逸園櫻花適放,即以〈櫻花〉為題,拈〈十二侵〉韻,自十二時起,迄午後三時散會云。三十日,第三期例會,報社副社長村田天民、編輯長伊藤壺溪值東,擬課題〈恭讀戊申詔敕〉;次唱〈江村首夏〉限〈二冬〉韻。
六月
廿七日,第四期例會,基隆諸友值東,為確人數,出席者先知會洪逸雅轉達。是日假基隆公會堂舉行,臺北赴會者二十餘人,午後,許迺蘭以值東致詞,黃應麟致謝詞,課題〈五月渡濾〉限五歌韻,次題〈榴花〉限一先韻。會後赴宴,宴罷,掉舟仙洞,旋為海水浴,至午後八時,乘基隆末班車歸北。
七月
廿五日,舉第五回例會於北投松濤園,以〈松濤〉為題。
八月
三日,臺中櫟社謝頌臣、林癡仙、陳槐庭、傅錫祺、林獻堂諸君,聯袂來北。南社陳瘦雲、蔡南樵兩君適至,不期之會,午後五時,瀛社開歡迎會於艋舺平樂遊。廿二日,值七夕,午後二時,假大龍峒王慶忠別墅舉第六回例會,赴會三十餘人,課題〈淡江初秋〉五微韻,次為〈七夕〉限六麻韻,五時半會散云。
九月
十九日,午前十時假枋橋林本源別墅舉第七次例會,林爾嘉長子景仁,亦會員,與其令弟,共寄附金拾圓,助茶菓之需,並令園丁掃徑烹茗,以前夜暴風雨,赴會者惟艋舺十人,稻江二人,合值東計十八人,有林摶秋、王自新、黃丹五、歐陽朝煌、黃菊如、王少濤、朱四海、林益岳、林超英、王毓卿、林子楨、李廷猷、倪炳煌、周笏臣、高峻極、朱四維、黃純青、王采甫等。席間,以十一尤韻聯柏梁體,課題為〈板橋別墅即事〉,不拘體,不限韻,一星期內繳卷。
十月
十二日,報揭:會章所載,例會詩不評甲乙,吟稿於每期會後一星期內寄報社,報社自次週首日起,依交卷先後,逐日刊行。惟以社友一題作數首,報紙篇幅有限,致遲寄稿者,為次期所擠棄,乃不得已。聞社友私議,謂是嫌其詩不佳,特揭櫫之。不評甲乙,即無所擇別也,擠稿乃稿不及時,非詩不及人。十七日,午後二時,假大稻埕六館后街官煙製造所舉第八回例會,並議秋季大會及整頓諸事。是日淡水開競漕會,專賣局員赴競漕者,假該所休憩,遂移於社友陳雕龍中北街宅中,以緩於通知,出席者少,課題〈稻江懷古〉限元韻,〈騷林逸唱〉限庚韻,新規定每題只作乙首。又議秋季大會時地,因及會費應先期寄交,以便準備。社員不赴者,為不盡義務,因舉臨時幹事執事:大稻埕李漢如及值東陳篇竹、陳培三;艋舺王毓卿、王自新、黃菊如;大龍峒黃石衡;枋橋王少濤、基隆許迺蘭、深坑林石崖,會費及事務均轉達常任幹事,會中擬延櫟社諸人云。廿八日,臺灣神社祭典例假,午後五時,假艋舺平樂遊舉秋季大會,出席社員六十餘名,來賓櫟社陳槐庭、鄭汝南及鷺江李鶚程等。課題〈弔伊藤公爵〉,不拘體韻,限一星期繳卷,至九時開宴。是會決議選評閱員八名,每期分任圈點,評閱員之作,則互為圈點。
十一月
十四日,報揭:或議詩有久滯未刊者,何不增幅或增行數,社以編輯體裁答之。十五日,第九期例會,假艋舺龍山寺舉會,課題〈冰花〉,不拘體韻。或議創刊雜誌,將創社以來諸作,次第刊著,附以詩話或雜文,惟經費所出,俟後次例會再議。
十二月
十二日,午後二時,第十期例會,四十餘人舉於艋舺龍山寺,課題〈愛菊〉,不拘體韻。發刊事,無載。
是歲,劉朝英卒。五月十六日,李逸樵、王瑤京、張純甫、李逸濤、汪式金、王石鵬二十餘人於新竹古奇峰大觀山館創設「奇峰吟社」。

社員傳記

BIOGRAPHY

文獻

LITERATURE

所有文獻 +

友社

PARTE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