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瀛社詩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26|回復: 0

浣溪沙(步納蘭浣溪沙二十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7-6 11:40: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余喜納蘭詞,猶醉其《浣溪沙》者。故每讀便有步之,得數十首也。“償”詩友讀後云:“納蘭性德小令,格高境遠,婉麗淒清,得南唐二主之遺韻。君步納蘭韻之《浣溪沙》組詞,纏綿婉約,蘊藉雋永,何不整理成集,付梓以飧天下讀者?”如此高評,令余惶恐。答云:“某愚頑之輩,詩詞文章寄情而已,斷不敢拿來誤人。”旋又接“琦”女史手機短信,其言如償,也命成輯。拙詞雖多侷促,不得要領。然人不鄙我,愚頑何抗。故擇二十闋聊供諸位一哂也。


斜雨生煙綠幾行,青眉描罷懶憑窗,飛來燕子破雲光。
半疊紅箋心作畫,一方紫硯字生香。人愁人別已尋常。

文字從來悲不勝,如今喜作痞言行,論壇灌水正盈盈。
可嘆世間多沆瀣,更將顏色出藍青。到頭全是假人情。

不用秋風人自涼,一支掛露入西窗,那愁淡淡過斜陽。
寸寸花陰收拾去,蕭蕭雨冷漫余香。三千白髮已平常。

畫上無端柳半條,微雲帶雨似清綃,春愁典當與無聊。
芳跡西風人見影,檀痕玉柱怨如潮。分情不解惹招招。

久棄檀琴弦駐霜,相思愧短紫弦長,曾經歌舞卻淒涼。
欲度涼州聲寂寂,還嘆角月意茫茫。人生到此近斜陽。

重七人間微雨收,有人此際鵲橋頭,兩情似水水東流。
敲燭有芯蓮漏淺,分釵無意玉冠留。堂前童子手勾鉤。

愁起薔薇獨自憐,雲舟難渡兩重天,幽人何處正芳年。
紫篆量量珠露累,空書疊疊月痕偏。沙洲鴻影又如前。

且把豪情收幾分,清霜龍匣寄紅裙,黃花欲問有余薰。
人世沈浮渾似海,虛空來去了無門。當時誰是解花人。

皇信偏安云不支,中原子弟淚飛時,狂胡軋損美人肢。
形勝東南空北望,琳宮殘照影參差。憑誰請劍北風思。

聚起相思獨倚樓,碧雲別緒著金鉤,風刀難剪是離愁。
簇燕黏雞還萬裏,殘詩冷酒嘆東流。桃花帶雨襲人頭。

綰結琳簪別緒難,秋風秋雨過銀灣,卷簾人說海棠殘。
青雀有情傳錦字,金梭無意織雲旛。明珠帳把這愁關。

燈豆潸然白夢稀,幽期不等鬢霜微,霎時花雨落紛飛。
烏鵲橋頭風待露,三生石上日憐暉。空書斷字下秋磯。

寂寞深深冷畫屏,西風攜雨正三更,誰分此際到天明。
弄酒傾杯春客遠,問花消息眼波橫。鏡中人看白雲生。

吹笛梳花薄夢流,香塵已是滿庭愁,恨無人省上層樓。
紅淚玉鈩愁欲照,霜風曉角月還鉤。寒枝掛影拂人頭。

忽獨看君傷目成,三三之日細愁生,繡球飛去探郎情。
紫影雲中聲暗濕,紅蓮池上蒂相並。都將一縷繞窗明。

紅豆相思人倚樓,碧雲別緒著金鉤,風刀難剪是離愁。
才憶芳年香枕醉,又見歸燕啄風流。桃花帶雨過墻頭。

那語縈人昨夜行,難收卻是耳邊聲,百般怎耐錯風情。
小剪玉蠶愁次第,夢魂涼枕淚沈城。春陰去也恨空生。

隱隱青山水自流,沈沈也似故園秋,閑翻一曲小梁州。
蟾桂盈雩家萬裏,冰弦不解古今愁。夕陽淡淡入高樓。

碧玉橫斜倚釣翁,桐舟流入小橋東,人生能道幾從容。
黃葉飄零悲世苦,白頭落寞嘆秋風。文章得意寫芙蓉。

我寄愁心明月邊,西風散盡百花筵,殘霞遠樹近雲天。
樵舍煙吞蒼壁字,東溪鼓角翼王韉。英雄誰見幾人還。


戊戌夏日修正于青蘿山房之寒月照梅軒。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臺灣瀛社詩學會  

GMT+8, 2018-7-20 14:4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