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瀛社詩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316|回復: 8

蘇幕遮 有木棉時堆絮一小垛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5-9 00:25: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花間小夢 於 2018-5-9 12:07 編輯

蘇幕遮  有木棉時堆絮一小垛

序,戊戌年春過木棉花道曾得句灼灼冷春時,薰薰紅玉卮。問君胡不比,青笛解相思。而後花謝果蒴時復得一絕欲雪紅棉枝,流風吐心絮。卻羨畫眉兒,伊吾誰與語。更有黃鳥于木詩春水拂煙絲,楝風吹白苧。邇來千里音,都作時禽語。方入夏再四徘徊木棉河岸,忽吐詞一闋如絮之坼也。

落花天。遺佩處。踏月來時。踏雪來時路。到此纏綿收不住。剩有相思。能解相思苦。一絲絲。一縷縷。對我傾心。我亦傾心吐。水岸紅棉歌白苧。惜汝傷春。顧影傷春樹。


發表於 2018-5-9 09:41:18 | 顯示全部樓層
拜讀大作,有一疑惑:?絲絲?縷縷,是否一定要用數字?

 樓主| 發表於 2018-5-9 11:30: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花間小夢 於 2018-5-9 11:32 編輯

報告夏詞長

詩是一路走過來的,有一定的路數。往往在隨興觸發的同時腹笥裡有什麼就用什麼了,不外乎常常琢磨在手的那些,於是乎就容易使用熟詞熟語了。雖則有時也嘗試生造一些新詞,但也要掂掇整體放對位置才能臻於妙處。



一絲一縷便是最地道的熟詞熟語了,但也由於極尋常便也映襯出一種極深刻。

一絲絲一縷縷非只是木棉之絮也,吐出此詞時我是與木棉樹有著對話的。
如序所述,從木棉花時經木欲棉時到黃鳥于木以迄有木棉時,多少徘徊多少花事多少鳥事多少閒雲閒愁。

這個每於暇時我會省思,*絲絲*縷縷。

此詞由於用的是堆絮體,當下口占完成後便想避一避太滑的堆絮。末句從憐我傷春樹改為苦楝傷春樹再改為楝子傷春樹,最終又改為顧影傷春樹。(或許憐我傷春樹才最match整體)

此外字字句句都是心語,敲則動心。

*絲絲*縷縷。敝人也設想過幾種可能。

夏詞長才高又似是故人,直接賜字便是,到此便無忌推敲。

發表於 2018-5-9 17:47: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夏雲漢 於 2018-5-9 17:52 編輯

一縷縷不合律,該處平仄仄。

 樓主| 發表於 2018-5-9 18:21:12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個我是知道的。留他等人來敲。
入聲行腔平讀也是一法。

這裡出律不改。

發表於 2018-5-9 23:41:58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是故人當知詞長性真,是心語,當然敲則動心;大作在友壇已捧讀再三,晚知詞長才調,,怎可能不知出律,只是晚不懂入聲行腔平讀也是一法。所以入[留他等人來敲]之彀.無妨!無妨!野人獻曝供參,若我寫可以是復絲絲,還縷縷;若絲絲,猶縷縷.....,若用數字可以是織千絲,成萬縷..等,其實您河岸行吟的木棉道場景,我天天散步經過就是沒有詞長的詩心,尤其飄絮時我更戴口罩倉皇而逃,感佩您的詩情,喜歡您"到此纏綿收不住"的妙句,吟安.  

 樓主| 發表於 2018-5-10 12:24: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花間小夢 於 2018-5-10 22:25 編輯

欸,知我者必知我不會故意設局為此。如俱惘然水漾浮花杳杳香一縷。花心動一嘆幾千萬里。乃至一絲絲一縷縷。都是到了不得不的地步。懸在那兒動彈不得,挺尷尬的。又不願因格律廢詩意。有次真心錯認了閩字。那也專詩致謝指點友人了。
夏詞長明鑑

發表於 2018-5-11 00:29:24 | 顯示全部樓層
到此纏綿收不住~實屬佳句,欣賞!
我建議一縷縷不要改,一字雖是入聲,但以國語發音也算平音
以上拙見,僅供詞長參考。

 樓主| 發表於 2018-5-13 09:17: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花間小夢 於 2018-5-13 09:19 編輯

感謝美言 :   )
從謹守格律到超乎格律,也是這一路的孤寂。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臺灣瀛社詩學會  

GMT+8, 2018-11-17 16: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