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瀛社詩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392|回復: 9

敬輓榮富教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3-4 10:02: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惜餘齋主人 於 2018-3-4 10:10 編輯

敬輓榮富教授
學術精、詩才富、畫筆工、書風勁,少時黽勉效孫車,終以雄豪光藝苑;
青衿秀、心墨醇、飄鴻逸、歸雲遒,此日聲華方屈賈,即看赫耀燦儒林。

注:孫指晉‧孫康(映雪而讀),車指晉‧車胤(囊螢而讀),吳教授少時家境艱困而苦學,故云。吳教授詩書畫俱工,另〈青衿〉、〈心墨〉、〈飄鴻〉、〈歸雲〉為吳教授《袖海集》中之卷名。

發表於 2018-3-13 23:44:14 | 顯示全部樓層
林老師此輓甚切
同悼

 樓主| 發表於 2018-3-15 21:14:59 | 顯示全部樓層
屏山下人 發表於 2018-3-13 23:44
林老師此輓甚切
同悼

屏山詞兄
不知是否見面?尚不知大名!

發表於 2018-3-16 21:48:42 | 顯示全部樓層
不才托跡瀛社實則仰慕林前輩詩風詩格,可惜至今仍緣慳一面。

既蒙垂問,即寄吳教授曾評詩作三卷就教吾師,尚乞賜教。

 樓主| 發表於 2018-3-30 10:02:50 | 顯示全部樓層
南瀛春衫拜見林老師,並寄詩三卷請批

河 岸 行 吟-癸巳之卷
其一、五絕『橋頭竹林』
清吟繞竹林,古調愛鳴琴。深得此中趣,吾人識八音。
「深得此中趣」一句,造成孤平,以避之為佳,或將「識」字改平聲字以救之。

壬辰年梅月過橋頭竹林公園。
其二、七絕『柴山流螢』
眼前山是舊時山,月影流光去不還。一覺依稀伊點化,提燈入夢看人間。
壬辰年梅月過柴山沿愛河且歌且行,流螢幽幽處驀然回首已二十年矣!
佳則佳矣,「入夢」一詞尚可推敲。

其三、五律『屏山看雲』
一片霏霏想,空觀滄海象。煙聲漫翠微,竹影搖清響。
羽白欲馮虛,天高思曠放。看山雲水僧,聽水雲山上。
辛卯年仲夏寫于半屏山看雲之際。
律詩而押仄韻,前人之作品甚少見到。

其四、七律『過龍泉寺』
卻掃垂簾小閉關,道人海上捉蟾還。雨敲紅葉詩能叩,風過禪林偈可攀。
有跡依稀枯木朽,無常彷彿白雲閒。一泓秋水何澄碧,隨處看山又是山。
己丑年菊月過柴山龍泉寺當日得句『一泓秋水何澄碧,空裡翠微不是山。』今日回顧心境已轉。
韻腳「攀」字不太穩。

其五、《瑣窗寒》『河邊舊夢』
海月移情,山風別戀,捲簾聽雨。憐它慘綠,春困小樓愁予。
憶繽紛、少年往事,飛花蝶夢知何許?自天涯放逐,人間流落,甕中傾吐。
如晤!滄桑處。說故意難忘。分緣已負。相知足矣,不枉青襟吟苦。
起徘徊、霧籠河邊,流螢捧燭幽幽去。俱惘然、水漾浮花,杳杳香一縷。
庚寅年暮春,旅居港都日久,它鄉已作故鄉。關情最是傷春時候填《瑣窗寒》詞追憶河邊舊夢。
詞作非所長,不敢妄論。

河 岸 行 吟-甲午之卷
其一
得竹山農家手作漬竹筍喜而作

須是拿雲手,才能拔俗心。舌尖貪一寸,胸有竹成林。
注:公司綠能研發部門新進十數博士生,一班而課之真盛況也。

有張文騰君,與談竹山竹海漬竹筍,見贈一小罐至惜至珍。ps:當日匆匆以為張文騰君今再晤實為余宗賢博士。

其二
月夜憶中橫黑松
皎然僧在日,同看一冰輪。星宿洪荒友,玉山高古鄰。
排雲蕩丘壑,空翠掩松筠。時發老龍嘯,悠悠憶故人。
注:此君修練處在玉山國家公園往塔塔加鞍部途中,二十年前登玉山過松下見蒼龍之姿發高古之嘆,後曾專程來晤,明月松間竟夕徘徊,今偶思及,有吟以寄幽幽之思。
「排雲,空翠」不成對,「時發老龍嘯」孤平,以避之為佳,或將「憶」字改平聲字以救之。

其三
東村有田今作蘆筍
露華凝翠點春光,捫汗指尖揮嫩涼。入口才思泥有味,盤中不若隴中香。
注:東村為來日退休卜居耕讀之處,與妻春秋兩季多種蘆筍。

其四
武陵煙聲
月上春山何澹然,武陵尋夢擁雲眠。似曾就裡窺三昧,緣向個中居一椽。
雪線摩崖熊越嶺,森濤盤谷霧瀰天。老松根底舒清嘯,不見奔瀧散作煙。
注:武陵煙聲瀑布睽違二十餘載,他日再聽亦復煙聲否?
「就裡」、「個中」稍涉合掌,改之為佳。

其五

《謁金門》詞:浯江醉吟
春無賴。冷月一痕山外。夢欲回時人不再。只應情未改。
便作枕戈空待。小徑曾經滄海。故壘已荒煙靄靄。弔影愁長在。
注:甲午年春公差至金門,夜訪舊時駐軍地,不果,悵然而回填詞寄情。山外、小徑俱周邊地名。
河 岸 行 吟-乙未之卷
其一
記新北市貢寮食鮑
戲拎驢耳掏東海,煝火清湯煠鮑螺。愛此鮮從心膾炙,輕舒九孔醉煙波。
注:「驢耳鮑螺」本物種分布於西南太平洋亞潮間帶。時再訪金瓜石與妻分食七枚,大呼過癮。「九孔」可解為九竅,另,「此物」亦鮑螺科也。

其二
癸巳清明過七股溪橋
春雨春熙舒冷陌,春深不敢過清明。夢承膝下歡如昨,癡證人間愛有成。
獨攬台江雲潑墨,長思佛塔懺回聲。料應聽膩兒孫事,一向溪橋歌且行。
注:父親在世時曾招子孫,清明雨中祭懷恩塔,過七股溪橋語兒輩曰:「日後可於此處告阿翁。」遂流連行吟至今。

其三
食柚
久蘊離人苦,收成一夕歡。將心相對剝,不枉月團團。
注:妻舅世居麻豆口,家傳老叢文旦逾百,每逢佳節多有見遺。

其四
乙未之秋過花東上都蘭感時有吟
蓬島煙花冷,遠眸秋水多。日卑當世態,鬼唱魅人歌。
野火燎星宿,青冥浸白波。徘徊怨君子,乘豹舞山阿。
注:時『課綱微調』與『日本祖國』事令人憂心,自放於海涯山間,大起離騷之思。
「乘豹」二字不知何解?

其五
散曲『雙調』沉醉東風 題圖醉雨小築
(閒)風月柴扉竹榻,(愛)耕讀詩草箋花。(蟲吟)醉曲聲,(鳥唱)清詞話。
(水雲間)樹色人家。掃葉燃鐺沏綠茶。(圖)畫裡煙霏遍灑。
注:醉雨兄LINE來元曲吟唱數章,其中有盧摯〔會受用文章處士家〕句若合符節,更得吾弟依譜挨入二胡(詳「聞吾弟二胡」詩),大動思古幽情,因再寫沉醉東風寄金瓜石
元曲非在行,不敢妄平。詞意則頗佳。

發表於 2018-4-9 10:57: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屏山下人 於 2018-4-9 12:13 編輯

得老師點評,深感榮幸。
所指諸缺失當再琢磨。ps:乘豹舞山阿取自山鬼

在此叨擾林前輩實則是因吳教授曾評不才詩在可解與不可解之間,幾經思量才決定另投名家請求教益。

近來因二詩"木欲棉時"及"黃鳥于木"投在它處才稍稍懂得了吳教授所指在可解與不可解之間何義。

木欲棉時

欲雪紅棉枝,流風吐心絮。
卻羨畫眉兒,伊吾誰與語。

黃鳥于木
春水拂煙絲,楝風吹白苧。
邇來千里音,都作時禽語。

題外話
當日初見吳教授,他三頷首連說不容易,然後勉勵大家比賽過了得過獎後就要好好寫詩了要惇惇於詩作莫孜孜於詩名。謹記並自勉。

並題詠蘭詩追憶吳教授

專美與春看,獨鍾香草蘭。
吐華風未曉,幽操自珊珊。

此花開於將曉未曉之際,日中即謝,等閒不與人見,輕易人莫知之,殊異於一般洋蘭,以是珍重。
以上草草奉覆林前輩
有勞先生費神甚感惶恐

謹祝吟安





發表於 2018-4-11 19:36: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屏山下人 於 2018-4-11 19:38 編輯

另外,補述
排雲,取的是山莊名。或有故實不對之虞。若以動詞排對空,雲對翠,勉強為之。

就裡對個中,字面上確實近了。強自解之,則就裡三昧是一種境界,個中一椽指的是山居。

以上奉覆,再拜。

發表於 2018-4-11 23:05: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屏山下人 於 2018-4-11 23:07 編輯

由於三組詩均非特意為比賽而作,俱是行住坐臥之間偶得臨時湊數,並未深入推敲,致有許多缺陷,閒詠亦不佳遑論其他,慚愧。
先改兩首,請老師指導。

月夜憶中橫黑松

皎然僧在日,同看一冰輪。
星宿洪荒友,玉山高古鄰。
排雲蕩丘壑,空翠掩松筠。
時發老龍嘯,悠悠思故人。

武陵煙聲

月上春山何澹然,武陵尋夢擁雲眠。
欲從詩外窺三昧,還向畫中居一椽。
雪線摩崖熊越嶺,森濤盤谷霧瀰天。
老松根底舒清嘯,不見奔瀧散作煙。

 樓主| 發表於 2018-5-19 18:59: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木欲棉時、黃鳥于木,頗具空靈意味;

月夜憶中橫黑松、武陵煙聲等用詞造語亦頗穩健。唯 煙聲 一詞,個人認為尚可斟酌。

發表於 2018-5-22 00:00:5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屏山下人 於 2018-5-22 00:16 編輯

感謝老師賜評

關於煙聲一詞
報告老師如下

網傳已故國策顧問趙恆惕所書鐫煙聲二字已凐,竊以為以煙聲二字為瀑布名極盡其形之流風于空,其聲之回響于煙,兩般俱妙。雖則以常理解之不得,卻得超乎常理之趣,亦古人所無,謹此奉覆。

敬頌時祺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臺灣瀛社詩學會  

GMT+8, 2018-9-26 17:0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