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瀛社詩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250|回復: 4

修正版另選詩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2-14 13:02:3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玄暉 於 2018-2-14 13:51 編輯

另選詩修正版

此版僅附甲卷,並附帶說明不選其餘詩人詩之理由。

甲卷: 氣質優雅,作者思維理性深微,氣質有殊人非凡處。無激憤、激苦、迷戀之情緒。
乙卷: 氣質優雅,作者思維理性
丙卷: 氣質能雅,不論作者性格


1.不選漢樂府、陶淵明等詩之理由

古人讀詩,常有頗深之崇古貶今情節,故古人特別景仰 詩經楚辭、漢詩、漢樂府。原因除了與儒家思想中崇古之價值觀相關之外。也與古人崇尚 樸實、敦厚、自然 的價值觀相關。樸實自然,使人聯想到儒家描繪之 大同 境界,或也類似烏托邦、桃花源,跳脫複雜煩擾的文明,返回人人心地純樸、無憂無慮、自然和樂的類似原始部落生活型態。

雖然這類的響往與價值觀,在古代與現代都可言是一類主流,然倒也非人人認同。二十世紀,西方有三大反烏托邦小說名著,帶有一定預言性質。「一九八四」 是已成真的預言,描述的故事類似中國文革,而 「美麗新世界」 較像是預言未來。雖然我個人覺得這本書寫的並不太完美,它用了一些稍誇大或牽強的方式來呈現,而且扯到了階級制度與種族歧視,並沒有很精確的聚焦於「為什麼反烏托邦」 這個主題,但這仍是本供可參考之書籍。在書中,人們選擇心靈快樂幸福、拋棄追求知識與複雜的文學藝術、文明。某種程度上使得人們的人生失去意義。

總而言之,我不認同,「棄智絕聖」「回歸自然」或「以心靈平和幸福為人生目的」這一類的價值,而也不太崇尚「忠厚誠懇」「純真無慮」但卻不智(思理不清晰深遠)或不雅縟之氣質。故對於 多數漢樂府、陶淵明詩、王粲、傅玄、左思詩,與 李白詩、許渾詩、柳永、晏幾道、周邦彥詞,不屬於我認同具有優秀氣質的作者。此類作者,或者不選其詩,或少數選於丙卷。

然而我崇尚 心無混濁、澹泊高曠的氣質,這類的氣質與前者稍有不同,同樣具有澹泊心境,後者多具備了思理深微、識見高遠之特點。如 張協詩,韋應物詩。

2.不選杜甫、鮑照等詩之理由

另外我不選氣質濁厚、渾沉者,如 蘇武詩、曹操、阮籍、鮑照、杜甫詩。這個原因較難說明,事實上我也會讀這些作者的詩作,而之中其中有不少詩作也是我頗喜歡而時常誦讀的。然而,我私自認為,濁,不是一種很好、或值得效仿的氣質,它給人一種壓抑、蒼老、疲憊的感覺。我曾見過一個學者的文章,言其喜好黃庭堅詩,但不認為黃庭堅詩是一流的詩作,這大概類似我對於「濁」的感覺。它不是糟糕的氣質,但不會是一流的氣質。

3.不選宋詩之由

另外不選宋詩(不含宋初西崑,指歐陽修以後的宋詩)。 宋代,在中國歷史上是個不論文學、道德價值觀皆經歷巨大轉折的年代,比起唐代,它對儒家價值,如節義、簡樸進一步發展、實踐,故而唐代的富貴人家家中常雕金飾玉,宋代反興起去除金銀而使用陶瓷的流行。不論在生活、或文學上,都興起一定去華麗、返質樸的風氣。這樣的風氣或許本也沒什麼使人非議的地方,然而宋代的質樸是發展到……有點使人難以接受的程度,已經到刻意將詩寫的粗糙帶俗的程度。所以明代人言: 宋無詩。 事實上,如果不受理性制約,感性上我是頗想認同這句話的。

詩構成的四元素: 色、韻、情、意 。  色,即詩的外表,詞藻、字句、景色的描繪。 韻,即詩的神韻、韻律感。情,詩的情感。意,指詩的意涵、內涵。

詩的靈魂,四者中最重要的,是韻。所謂: 有韻則生、無韻則死。韻影響一首詩好看不好看。其他三者,某種程度而言,可有可無,端看讀者偏重。  王維、高岑詩寡情(但也不是全無)、溫庭筠詩少意(至少不是正當的意義)、 謝惠連、謝瞻詩乏韻( 所以他們後果最糟,詩寫得好,不僅沒成為著名詩人,傳世詩還極少。)   ,而宋詩……無色。

謝惠連、謝瞻詩有色無韻,好看而不可誦。宋詩有韻無色,雖然可誦,但有一味難看處,偏又很不避俗,所以有人言讀蘇東波詩,似感其人為不讀書者。總之,因為此篇取詩不取俗,所以不取宋詩。


4.不選謝靈運詩之理由

謝靈運詩,在某一方面來說稍難定義,它的外表似清,然內在為濁。詩中充滿對人世之混濁煩惱與煩亂情緒。故不屬於我認定氣質高尚可法者。

5.不選曹植、陸機、韓愈、柳宗元於甲卷之理由

曹陸韓詩,雖不是「不智」,讀詩可知其人高雅而具良好修養。然讀其詩,感其人似被情緒蒙蔽了理性。過激憤、激進。其氣質並非我認同的優秀氣質。

6.論王維詩不如韋應物

清邃閣論詩:「韋蘇州詩高於王維、孟浩然諸人,以其無聲色臭味也。」
王維詩雖理性而味長,然讀其詩,仍稍感一刻意之味( 故有人以精緻形容王詩 ),此非關寫景遣詞,而在意韻情境之中。

7.
另外,若高岑、李頎等雖清健理性,然情韻不至深微悠長者,亦不選入甲卷。


 樓主| 發表於 2018-2-14 13:03:02 | 顯示全部樓層
甲卷:


古詩二首、曹丕二首、張華三首、張協三首、何遜五首、韋應物十首、劉禹錫五首,張若虛一首、楊億二首 , 謝惠連一賦、謝莊一賦






我當前認為甲卷詩的氣質氣格排行


1韋應物

2.張協

3.月賦

4.曹丕

5.古詩. 孟冬寒氣至,庭中有奇樹

6. 雪賦

7. 劉禹錫

8. 春江花月夜

9. 張華

10何遜

11.楊億

在可選可不選之間: 沈約、王維

(這是感性推導出的排行。僅供參考而已。)


古詩


庭中有奇樹,綠葉發華滋
攀條折其榮,將以遺所思
馨香盈懷袖,路遠莫致之
此物何足貴,但感別經時


孟冬寒氣至,北風何慘慄
愁多知夜長,仰觀衆星列
三五明月滿,四五蟾兔缺
客從遠方來,遺我一書札
上言長相思,下言久離別
置書懷袖中,三歲字不滅
一心抱區區,懼君不識察




曹丕:

漫漫秋夜長。烈烈北風涼。展轉不能寐。披衣起徬徨。
徬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俯視清水波。仰看明月光。
天漢回西流。三五正縱橫。草蟲鳴何悲。孤鴈獨南翔。
鬱鬱多悲思。綿綿思故鄉。願飛安得翼。欲濟河無梁。
向風長嘆息。斷絕我中腸。


方舟戲長水。湛澹自浮沉。弦歌發中流。悲響有餘音。
音聲入君懷。淒愴傷人心。心傷安所念。但願恩情深。
願為晨風鳥。雙飛翔北林。




張華

北方有佳人。端坐鼓鳴琴。終晨撫管弦。日夕不成音。
憂來結不解。我思存所欽。君子尋時役。幽妾懷苦心。
初為三載別。於今久滯淫。昔耶生戶牖。庭內自成陰。
翔鳥鳴翠偶。草蟲相和吟。心悲易感激。俛仰淚流衿。
願托晨風翼。束帶侍衣衾。


明月曜清景。曨光照玄墀。幽人守靜夜。回身入空帷。
束帶俟將朝。廓落晨星稀。寐假交精爽。覿我佳人姿。
巧笑媚歡靨。聯娟眸與眉。寤言增長嘆。淒然心獨悲。


荏苒日月運。寒暑忽流易。同好逝不存。迢迢遠離析。
房櫳自來風。戶庭無行跡。蒹葭生床下。蛛蝥網四壁。
懷思豈不隆。感物重鬱積。遊雁比翼翔。歸鴻知接翮。
來哉彼君子。無然徒自隔。




張協

秋夜涼風起。清氣蕩暄濁。蜻蛚吟階下。飛蛾拂明燭。
君子從遠役。佳人守煢獨。離居幾何時。鑽燧忽改木。
房櫳無行跡。庭草萋以綠。青苔依空牆。蜘蛛網四屋。
感物多所懷。沈憂結心曲。


大火流坤維。白日馳西陸。浮陽映翠林。囬飆扇綠竹。
飛雨灑朝蘭。輕露棲叢菊。龍蟄暄氣凝。天高萬物肅。
弱條不重結。芳蕤豈再馥。人生瀛海內。忽如鳥過目。
川上之歎逝。前修以自勖。


朝登魯陽關。狹路峭且深。流澗萬餘丈。圍木數千尋。
咆虎響窮山。鳴鶴聒空林。淒風為我嘯。百籟坐自吟。
感物多思情。在險易常心。朅來戒不虞。挺轡越飛岑。
王陽驅九折。周文走岑崟。經阻貴勿遲。此理著來今。




何遜

湓城帶湓水。湓水縈如帶。日夕望高城。耿耿青雲外。
城中多宴賞。絲竹常繁會。管聲已流悅。玄聲复淒切。
歌黛慘如愁。舞腰凝欲絕。仲秋黃葉下。長風正騷屑。
早雁出雲歸。故燕辭簷別。晝悲在異縣。夜夢還洛汭。
洛汭何悠悠。起望登西樓。的的帆向浦。團團月映洲。
誰能一羽化。輕舉逐飛浮。


弱操不能植。薄伎竟無依。淺智終已矣。令名安可希。
擾擾從役倦。屑屑身事微。少壯輕年月。遲暮惜光輝。
一塗今未是。萬緒昨如非。新知雖已樂。舊愛盡暌違。
望鄉空引領。極目淚沾衣。旅客長憔悴。春物自芳菲。
岸花臨水發。江燕遶檣飛。無由下征帆。獨與暮潮歸。




送別臨曲渚。徵人慕前侶。離言雖欲繁。離思終無緒。
憫憫分手畢。蕭蕭行帆舉。舉帆越中流。望別上高樓。
予起南枝怨。子結北風愁。邐邐山蔽日。洶洶浪隱舟。
隱舟邈已遠。徘徊落日晚。歸衢並駕奔。別館空筵卷。
想子斂眉去。知予銜淚返。銜淚心依依。薄暮行人稀。
曖曖入塘港。蓬門已掩扉。簾中看月影。竹里見螢飛
螢飛飛不息。獨愁空轉側。北窗倒長簟。南鄰夜聞織。
棄置勿複陳。重陳長嘆息。





仙車駐七襄。鳳駕出天潢。
月映九微火。風吹百合香。
來歡暫巧笑。還淚已沾裳。
依稀如洛汭。倐忽似高唐。
別離未得語。河漢漸湯湯。


客心愁日暮。徙倚空望歸。
山煙涵樹色。江水映霞暉。
獨鶴凌空逝。雙鳧出浪飛。
故鄉千餘里。茲夕寒無衣。





 樓主| 發表於 2018-2-14 13:04:23 | 顯示全部樓層


韋應物


山水本自佳,遊人已忘慮。碧泉更幽絕,賞愛未能去。
潺湲寫幽磴,繚繞帶嘉樹。激轉忽殊流,歸泓又同註。
羽觴自成玩,永日亦延趣。靈草有時香,仙源不知處。
還當候圓月,攜手重遊寓。


蕭散人事憂,迢遞古原行。春風日已暄,百草亦復生。
躋閣謁金像,攀雲造禪扃。新景林際曙,雜花川上明。
徂歲方緬邈,陳事尚縱橫。溫泉有佳氣,馳道指京城。
攜手思故日,山河留恨情。存者邈難見,去者已冥冥。
臨風一長慟,誰畏行路驚。


飛閣凌太虛,晨躋鬱崢嶸。驚飆觸懸檻,白雲冒層甍。
太陰布其地,密雨垂八纮。仰觀固不測,俯視但冥冥。
感此窮秋氣,沈鬱命友生。及時未高步,羈旅遊帝京。
聖朝無隱才,品物俱昭形。國士秉繩墨,何以表堅貞。
寸心東北馳,思與一會並。我車夙已駕,將逐晨風徵。
郊途住成淹,默默阻中情。


握手出都門,駕言適京師。豈不懷舊廬,惆悵與子辭。
麗日坐高閣,清觴宴華池。昨遊倏已過,後遇良未知。
念結路方永,歲陰野無暉。單車我當前,暮雪子獨歸。
臨流一相望,零淚忽沾衣。


簡略非世器,委身同草木。逍遙精舍居,飲酒自為足。
累日曾一櫛,對書常懶讀。社臘會高年,山川恣遊矚。
明世方選士,中朝懸美祿。除書忽到門,冠帶便拘束。
愧忝郎署跡,謬蒙君子錄。俯仰垂華纓,飄颻翔輕轂。
行將親愛別,戀此西澗曲。遠峰明夕川,夏雨生眾綠。
迅風飄野路,回首不遑宿。明晨下煙閣,白雲在幽谷。


遠山含紫氛,春野靄雲暮。值此歸時月,留連西澗渡。
謬當文墨會,得與群英遇。賞逐亂流翻,心將清景悟。
行車儼未轉,芳草空盈步。已舉候亭火,猶愛村原樹。
還當守故扃,悵恨秉幽素。


洛京十載別,東林訪舊扉。山河不可望,存沒意多違。
時遷跡尚在,同去獨來歸。還見窗中鴿,日暮繞庭飛。


霜露已淒淒,星漢復昭回。朔風中夜起,驚鴻千裏來。
蕭條涼葉下,寂寞清砧哀。歲晏仰空宇,心事若寒灰。


沈沈積素抱,婉婉屬之子。永日獨無言,忽驚振衣起。
方如在幃室,复悟永終已。稚子傷恩絕,盛時若流水。
暄涼同寡趣,朗晦俱無理。寂性常喻人,滯情今在己。
空房欲雲暮,巢燕亦來止。夏木遽成陰,綠苔誰復履。
感至竟何方,幽獨長如此。


鑿山導伊流,中斷若天闢。都門遙相望,佳氣生朝夕。
素懷出塵意,適有攜手客。精舍繞層阿,千龕鄰峭壁。
緣雲路猶緬,憩澗鐘已寂。花樹發煙華,淙流散石脈。
長嘯招遠風,臨潭漱金碧。日落望都城,人間何役役。




劉禹錫



白馬湖平秋日光,紫菱如錦彩鴛翔。蕩舟遊女滿中央,採菱不顧馬上郎。
爭多逐勝紛相向,時轉蘭橈破輕浪。長鬟弱袂動參差,釵影釧文浮蕩漾。
笑語哇咬顧晚暉,蓼花緣岸扣舷歸。歸來共到市橋步,野蔓繫船萍滿衣。
家家竹樓臨廣陌,下有連檣多估客。攜觴薦芰夜經過,醉踏大堤相應歌。
屈平祠下沅江水,月照寒波白煙起。一曲南音此地聞,長安北望三千里。


漢陵秦苑遙蒼蒼,陳根腐葉秋螢光。夜空寥寂金氣淨,千門九陌飛悠揚。
紛綸暉映互明滅,金爐星噴鐙花發。露華洗濯清風吹,低昂不定招搖垂。
高麗罘罳照珠網,斜歷璇題舞羅幌。曝衣樓上拂香裙,承露台前轉仙掌。
槐市諸生夜讀書,北窗分明辨魯魚。行子東山起徵思,中郎騎省悲秋氣。
銅雀人歸自入簾,長門帳開來照淚。誰言向晦常自明,兒童走步嬌女爭。
天生有光非自衒,遠近低昂暗中見。撮蚊妖鳥亦夜起,翅如車輪而已矣。


雙檜蒼然古貌奇,含煙吐霧鬱參差。
晚依禪客當金殿,初對將軍映畫旗。
龍象界中成寶蓋,鴛鴦瓦上出高枝。
長明燈是前朝焰,曾照青青年少時。



長憶梁王逸興多,西園花盡興如何。
近來溽暑侵亭館,應覺清談勝綺羅。
境入篇章高韻發,風穿號令眾心和。
承明欲謁先相報,願拂朝衣逐曉珂。


南國山川舊帝畿,宋台梁館尚依稀。
馬嘶古道行人歇,麥秀空城野雉飛。
風吹落葉填宮井,火入荒陵化寶衣。
徒使詞臣庾開府,咸陽終日苦思歸。





張若虛


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灩灩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
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空裏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
白雲一片去悠悠,青楓浦上不勝愁。誰家今夜扁舟子,何處相思明月樓。
可憐樓上月徘徊,應照離人妝鏡台。玉戶簾中卷不去,搗衣砧上拂還來。
此時相望不相聞,願逐月華流照君。鴻雁長飛光不度,魚龍潛躍水成文。
昨夜閑潭夢落花,可憐春半不還家。江水流春去欲盡,江潭落月復西斜。
斜月沈沈藏海霧,碣石瀟湘無限路。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




楊億


錦字梭停掩夜機,白頭吟若怨新知。
誰聞隴水回腸後,更聽巴猿拭袂時。
漢殿微涼金屋閉,魏宮清曉玉壺欹。
多情不待悲秋氣,只是傷春鬢已絲。


潘郎已是入秋悲,屬疾猶貪桂補羸。
密雪才高閒賦筆,流波意遠托琴絲。
離愁儘日吟青案,蠲渴何人寄紫梨。
昨夜西樓涼月滿,清談偏憶庾元規。




 樓主| 發表於 2018-2-14 13:04: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玄暉 於 2018-2-14 13:13 編輯

謝莊  月賦

陳王初喪應劉,端憂多暇。綠苔生閣,芳塵凝榭。悄焉疚懷,不怡中夜。迺清蘭路,肅桂苑。騰吹寒山,弭蓋秋阪。臨濬壑而怨遙,登崇岫而傷遠。於時斜漢左界,北陸南躔。白露曖空,素月流天。沈吟齊章,殷勤陳篇。抽毫進牘,以命仲宣。

仲宣跪而稱曰:臣東鄙幽介,長自丘樊,昧道懵學,孤奉明恩。臣聞沈潛既義,高明既經。日以陽德,月以陰靈。擅扶光於東沼,嗣若英於西冥。引玄兔於帝臺,集素娥於後庭。朒朓警闕,朏魄示沖。順辰通燭,從星澤風。增華台室,揚採軒宮。委照而吳業昌,淪精而漢道融。  若夫氣霽地表,雲斂天末。洞庭始波,木葉微脫。菊散芳於山椒,鴈流哀於江瀨。升清質之悠悠,降澄輝之藹藹。列宿掩縟,長河韜映。柔祇雪凝,圓靈水鏡。連觀霜縞,週除冰淨。君王乃厭晨懽,樂宵宴。收妙舞,弛清縣。去燭房,即月殿。芳酒登,鳴琴薦。

若乃涼夜自淒,風篁成韻。親懿莫從,羇孤遞進。聆皋禽之夕聞,聽朔管之秋引。於是絃桐練響,音容選和。徘徊房露,惆悵陽阿。聲林虛籟,淪池滅波。情紆軫其何託,愬皓月而長歌。

歌曰:美人邁兮音塵闕,隔千里兮共明月。臨風歎兮將焉歇,川路長兮不可越。歌響未終,餘景就畢。滿堂變容,迴遑如失。又稱歌曰:月既沒兮露欲晞,歲方晏兮無與歸。佳期可以還,微霜霑人衣!

陳王曰:「善。」迺命執事,獻壽羞璧。敬佩玉音,復之無斁。





 樓主| 發表於 2018-2-14 13:13: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玄暉 於 2018-2-14 13:19 編輯

雪賦 謝惠連

歲將暮,時既昏。寒風積,愁雲繁。梁王不悅,遊於兔園。迺置旨酒,命賓友。召鄒生,延枚叟。相如末至,居客之右。俄而微霰零,密雪下。王迺歌北風於衛詩,詠南山於周雅。授簡於司馬大夫,曰:「抽子秘思,騁子妍辭,侔色揣稱,為寡人賦之。」

相如於是避席而起,逡巡而揖。曰:臣聞雪宮建於東國,雪山峙於西域。岐昌發詠於來思,姬滿申歌於黃竹。曹風以麻衣比色,楚謠以幽蘭儷曲。盈尺則呈瑞於豐年,袤丈則表沴於陰德。雪之時義遠矣哉!請言其始。

若迺玄律窮,嚴氣升。焦溪涸,湯谷凝。火井滅,溫泉冰。沸潭無湧,炎風不興。北戶墐扉,裸壤垂繒。於是河海生雲,朔漠飛沙。連氛累,揜日韜霞。霰淅瀝而先集,雪粉糅而遂多。其為狀也,散漫交錯,氛氳蕭索。藹藹浮浮,瀌瀌弈弈。聯翩飛灑,徘徊委積。始緣甍而冒棟,終開簾而入隙。初便娟於墀廡,末縈盈於帷席。既因方而為珪,亦遇圓而成璧。眄隰則萬頃同縞,瞻山則千巖俱白。於是臺如重璧,逵似連璐。庭列瑤階,林挺瓊樹。皓鶴奪鮮,白鷳失素。紈袖慚冶,玉顏掩姱。

若迺積素未虧,白日朝鮮,爛兮若燭龍,銜燿照崑山。爾其流滴垂冰,緣霤承隅。粲兮若馮夷,剖蚌列明珠。至夫繽紛繁騖之貌,皓曒絜之儀。迴散縈積之勢,飛聚凝曜之奇。固展轉而無窮,嗟難得而備知。 若迺申娛翫之無已,夜幽靜而多懷。風觸楹而轉響,月承幌而通暉。酌湘吳之醇酎,禦狐貉之兼衣。對庭鵾之雙舞,瞻雲鴈之孤飛。踐霜雪之交積,憐枝葉之相違。馳遙思於千里,願接手而同歸。鄒陽聞之,懣然心服。有懷妍唱,敬接末曲。於是迺作而賦積雪之歌。

歌曰:攜佳人兮披重幄,援綺衾兮坐芳縟。燎薰鑪兮炳明燭,酌桂酒兮揚清曲。又續而為白雪之歌。歌曰:曲既揚兮酒既陳,朱顏兮思自親。願低帷以暱枕,念解珮而褫紳。怨年歲之易暮,傷後會之無因。君寧見階上之白雪,豈鮮耀於陽春。歌卒。王迺尋繹吟翫,撫覽扼腕。顧謂枚叔,起而為亂。

亂曰:白羽雖白,質以輕兮。白玉雖白,空守貞兮。未若茲雪,因時興滅。玄陰凝不昧其潔,太陽曜不固其節。節豈我名,潔豈我貞。憑雲陞降,從風飄零。值物賦象,任地班形。素因遇立,污隨染成。縱心皓然,何慮何營?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臺灣瀛社詩學會  

GMT+8, 2018-6-19 08: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