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瀛社詩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00|回復: 4

讀詩筆記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8 22:06: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玄暉 於 2018-1-18 22:29 編輯

讀詩筆記


氣質分派:

1激昂憤苦: 曹植    陸機 陸游 (韓愈) (王安石)
2悲壯渾厚: 漢詩    鮑照 曹操
3蒼桑悲苦: 杜甫    阮藉 劉長卿 白居易 (顏延之)
4清健理性: (王維)   沈約 高適 岑參 王昌齡 李頎  李益 盧照鄰 杜牧
5質樸逸趣: 陶淵明  孟浩然 (黃庭堅  蘇軾)
6婉約細膩: 梁簡文  梁武帝 元帝 王融 徐陵 沈佺期 溫庭筠
7清新豐潤: 何遜    庾信 陰鏗 柳渾 庾肩吾 (韋應物) 許渾(李白)
8雅縟深微: 李商隱  楊億 (北宋西崑)
10深情柔和:謝脁    北宋詞


括號內指與前述風格類似,然不盡相同者。

中國古今對詩風格的偏好(宋代以後):

悲壯>=蒼桑 質樸 激昂 >清健 雅縟 >=清新豐潤 > 細膩婉約



: 指意蘊 輕靈 纖細 清爽 雅縟
: 指意蘊 厚重 渾濁 蒼桑 質樸



以下選漢六朝唐北宋詩,不選四言騷體,以五七雜言古詩 樂府歌行 近體律絕為主,選詩以表現不同詩人氣質風格為主要目的,一個詩人的詩最多選四首。另外為了方便考量,漢詩中古詩十九首蘇武詩暫分別視為同一作者。選這些詩並抒發一些我讀詩的觀察與感想,主要參考三者不參考三者。


參考:
1氣質殊眾
2意境神采
3藝術創新


不參考
1思想道德
2寫實致用
3艱澀淺白


我選詩的作者多數是我讀過其全集,並對其風格佳作有一定了解的作者,然鑒於學識有限,當還有許多詩人,我尚未深入了解其優點。


選四首:
杜甫

選三首:
古詩十九首,謝靈運,鮑照,謝脁,李白,王維,韓愈,李商隱

選二首:
蘇武詩,曹植,阮藉,陸機,陶淵明,梁簡文帝,何遜,白居易,韋應物,李賀,許渾,杜牧,溫庭筠,王安石,蘇軾,黃庭堅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資源

您需要 登錄 才可以下載或查看,沒有帳號?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x

 樓主| 發表於 2018-1-18 22:06: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玄暉 於 2018-1-18 22:12 編輯

選四首詩者:



杜甫



古人言:「少陵歌行,聖也,七律,神也」。誠然。

唐詩中,一般以李杜為冠,然李杜詩皆非長於氣質,二人之地位主要源自詩的氣勢、變化、名篇數。而杜詩兼具厚重、意境遠大、情感真摯之特點。杜甫亦可說是古代詩人中對宋元明清近代詩,實質影響最大的詩人。

我小時對杜甫得印象不算很好,然讀其集,不能不服膺其人,少陵雖氣質未高,其詩情感卻能深刻感動讀者。讀其「戲為五絕句」論詩,也使人服其文學觀。


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
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絳唇珠袖兩寂寞,晚有弟子傳芬芳。
臨潁美人在白帝,妙舞此曲神揚揚。
與餘問答既有以,感時撫事增惋傷。
先帝侍女八千人,公孫劍器初第一。
五十年間似反掌,風塵[氵項]洞昏王室。
梨園子弟散如煙,女樂馀姿映寒日。
金粟堆前木已拱,瞿塘石城草蕭瑟。
玳筵急管曲复終,樂極哀來月東出。
老夫不知其所往,足繭荒山轉愁疾。

哀江頭

少陵野老吞生哭,春日潛行曲江曲。
江頭宮殿鎖千門,細柳新蒲為誰綠?
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景物生顏色。
昭陽殿裡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
輦前才人帶弓箭,白馬嚼囓黃金勒。
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箭正墜雙飛翼。
明眸皓齒今何在?血污遊魂歸不得!
清渭東流劍閣深,去住彼此無消息。
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
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宿府

清秋幕府井梧寒,獨宿江城蠟炬殘。
永夜角聲悲自語,中天月色好誰看?
風塵荏苒音書絕,關塞蕭條行陸難。
已忍伶俜十年事,強移棲息一枝安。

詠懷古蹟五首之一

支離東北風塵際,漂泊西南天地間。
三峽樓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雲山。
羯胡事主終無賴,詞客哀時且未還。
庾信平生最蕭瑟,暮年詩賦動江關。




選三首詩者:


古詩十九首

古人對漢詩評價極高,因為漢詩一般具有質樸真摯、情感深重,六朝唐代傳世詩多,風格豐富,便不盡然以情勝。古詩十九首即漢詩代表之一。


青青陵上柏·

青青陵上柏,磊磊磵中石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斗酒相娛樂,聊厚不為薄
驅車策駑馬,游戲宛與洛
洛中何鬱鬱,冠帶自相索
長衢羅夾巷,王侯多第宅
兩宮遙相望,雙闕百餘尺
極宴娛心意,戚戚何所迫


驅車上東門·

驅車上東門,遙望郭北墓
白楊何蕭蕭,松栢夾廣路
下有陳死人,杳杳即長暮
潛寐黃泉下,千載永不寤
浩浩陰陽移,年命如朝露
人生忽如寄,壽無金石固
萬歲更相送,聖賢莫能度
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
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


孟冬寒氣至

孟冬寒氣至,北風何慘慄
愁多知夜長,仰觀衆星列
三五明月滿,四五蟾兔缺
客從遠方來,遺我一書札
上言長相思,下言久離別
置書懷袖中,三歲字不滅
一心抱區區,懼君不識察



謝靈運

在歷代詩人中,靈運詩應當是其中最不好入的詩之一,然若讀通當能深感受其情境,如明代王世貞言:「余始讀謝靈運詩,初甚不能入,既入而漸愛之,以至於不能釋手…」

靈運詩傳遞的情感,大抵有一種詩人沉湎在塵世的渾濁中,想樣掙扎逃出,卻越陷越深的感覺。謝詩有很多寫淡薄、引退山林的詩,其中其實皆無意帶有一層很深的徬徨滄桑感。然也正因為此,我認為在心中有壓力煩惱,混濁鬱悶時,讀謝詩能獲得頗深的共鳴。謝詩在某一方面而言,寄託並承載者人類面對塵世苦難、憂愁時,成熟、壓抑、用理性說服自己淡然以待,但卻又深為其所苦的情結。與陶詩相比,陶淵明放下,謝靈運卻沒有放下,但也應如此,其詩別有一層值得反覆咀嚼的味道。


初發石首城

白珪尚可磨,斯言易為緇。雖抱中孚爻,猶勞貝錦詩。寸心若不亮,微命察如絲。日月垂光景,成貸遂兼茲。出宿薄京畿,晨裝摶魯颸。重經平生別,再與朋知辭。故山日已遠,風波豈還時。苕苕萬里帆,茫茫終何之?游當羅浮行,息必廬霍期。越海凌三山,游湘歷九嶷。欽聖若旦暮,懷賢亦淒其。皎皎明發心,不為歲寒欺。

登上戍石鼓山詩

旅人心長久。憂憂自相接。故鄉路遙遠。川陸不可涉。汩汩莫與娛。發春托登躡。歡願既無並。戚慮庶有協。極目睞左闊。回顧眺右狹。日末澗增波。雲生嶺逾疊。白芷競新苕。綠蘋齊初葉。摘芳芳靡諼。愉樂樂不燮。佳期緬無像。騁望誰云愜。

會吟行

六引緩清唱,三調佇繁音。列筵皆靜寂,鹹共聆會吟。會吟自有初,請從文命敷。敷績壺冀始,刊木至江汜。列宿炳天文,負海橫地理。連峰競千仞,背流各百里。滮池溉粳稻,輕雲曖松杞。兩京愧佳麗,三都豈能似?層台指中天,高墉積崇雉。飛燕躍廣途,鷁首戲清沚。肆呈窈窕容,路曜便娟子。自來彌年代,賢達不可紀。句踐善廢興,越叟識行止。范蠡出江湖,梅福入城市。東方就旅逸,梁鴻去桑梓。牽綴書土風,辭殫意未已。


鮑照

鮑照詩悲壯渾厚,與曹植、陸機、陸游詩、辛詞、相比起,同樣寫悲壯激昂的情感,鮑照詩少了一份年少激進,多了一些穩健成熟。六朝詩人中,鮑照與謝靈運並稱鮑謝,與謝詩相比,鮑詩在全集詩的平均值量不如謝(鮑詩尚有上下之分,謝詩近乎首首可誦),但鮑詩最上乘者不在謝詩之下。而論同樣風格的詩,鮑詩的高度也一直未被後世的詩人超過。


代東門行

傷禽惡弦驚。倦客惡離聲。離聲斷客情。賓御皆涕零。涕零心斷絕。將去復還訣。一息不相知。何況異鄉別。遙遙征駕遠。杳杳白日晚。居人掩閨臥。行子夜中飯。野風吹秋木。行子心腸斷。食梅常苦酸。衣葛常苦寒。絲竹徒滿座。憂人不解顏。長歌欲自慰。彌起長恨端。


代東武吟

主人且勿諠。賤子歌一言。僕本寒鄉士。出身蒙漢恩。始隨張校尉。占募到河源。後逐李輕車。追虜窮塞垣。密塗亙萬里。寧歲猶七奔。肌力盡鞍甲。心思歷涼溫。將軍既下世。部曲亦罕存。時事一朝異。孤績誰復論。少壯辭家去。窮老還入門。腰鎌刈葵藿。倚杖牧雞豚。昔如鞴上鷹。今似檻中猿。徒結千載恨。空負百年怨。棄席思君幄。疲馬戀君軒。願垂晉主惠。不愧田子魂。


上潯陽還都道中作詩

昨夜宿南陵。今旦入蘆洲。客行惜日月。崩波不可留。侵星赴早路。畢景逐前儔。鱗鱗久雲起。獵獵晚風遒。騰沙郁黃霧。翻浪揚白鷗。登艫眺淮甸。掩泣望荊流。絕目盡平原。時見遠煙浮。倏忽坐還合。俄思甚兼秋。未嘗違戶庭。安能千里游。誰令乏古節。貽此越鄉憂。



謝脁

比起謝靈運,鮑照,謝脁詩在古代稍微多受一些爭議,因為中國文壇(尤其宋以後)大底以厚重、淡泊為主流,但謝脁詩的風格卻不盡然在主流之中,而謝詩的氣質風格也相當特殊,在同時代與後代的詩人幾乎找不太到與之風格接近者,或許尚有些接近詞的情。

如古詩源言:「玄暉靈心秀口,每誦名句,淵然泠然,覺筆墨之中,筆墨之外,別有一段深情妙理。」謝脁詩中的清韻,大抵是一種真摯、清秀、澄淨、而略帶柔弱的一種情感。與謝靈運相同,由謝脁詩,亦可看的出詩人生活在一定外在壓迫,塵世的苦難之中,然與謝脁與謝靈運之應對卻是一種截然相反的態度。謝靈運(應該說大多數人)面對外在的壓迫時,讓自己變得成熟、壓抑、剛硬、甚至淡漠。但讀謝脁詩,卻感覺詩人始終不受外在環境汙染。而能長存那人有生之初,本心柔軟、愛人、澄澈的情。


晚登三山還望京邑

  灞涘望長安,河陽視京縣。白日麗飛甍,參差皆可見。餘霞散成綺,澄江靜如練。喧鳥覆春洲,雜英滿芳甸。去矣方滯淫,懷哉罷歡宴。佳期悵何許,淚下如流霰。有情知望鄉,誰能鬒不變。

休沐重還丹陽道中詩

薄游第從告。思閒願罷歸。還卬歌賦似。休汝車騎非。灞池不可別。伊川難重違。汀葭稍靡靡。江菼復依依。田鵠遠相叫。沙鴇忽爭飛。雲端楚山見。林表吳岫微。試與征徒望。鄉淚盡沾衣。賴此盈樽酌。含景望芳菲。同我勞何事。沾沐仰青徽。志狹輕軒冕。恩甚戀閨闈。歲華春有酒。初服偃郊扉。


酬王晉安

梢梢枝早勁,塗塗露晚晞。南中榮橘柚,寧知鴻雁飛。拂霧朝青閣,日旰坐彤闈。悵望一途阻,參差百慮依。春草秋更綠,公子未西歸。誰能久京洛,緇塵染素衣。






 樓主| 發表於 2018-1-18 22:07: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玄暉 於 2018-1-18 22:28 編輯


李白



李白詩,與杜詩相似,詩較以氣格、變化勝。李白詩的氣質,我個人認為,其實較偏向普通人的氣質,豁達中混合著煩惱,爽朗中保持一份赤子之心,李白詩較沒有深入骨髓的痛苦情致,也較無高逸殊人的風骨氣度。但或許也因此,人們讀白詩時,別能得一番熟悉、親近感。



夢遊天姥吟留別(一作別東魯諸公)

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
越人語天姥。雲霓明滅或可睹。
天姥連天向天橫。勢拔五嶽掩赤城。
天台四萬八千丈。對此欲倒東南傾。
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度鏡湖月。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謝公宿處今尚在。淥水蕩漾清猿啼。
腳著謝公屐。身登青雲梯。半壁見海日。空中聞天雞。
千巖萬轉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
熊咆龍吟殷巖泉。栗深林兮驚層巔。
雲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煙。
列缺霹靂。丘巒崩摧。洞天石扇。訇然中開。
青冥浩蕩不見底。日月照耀金銀台。
霓為衣兮風為馬。雲之君兮紛紛而來下。
虎鼓瑟兮鸞回車。仙之人兮列如麻。
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惟覺時之枕席。失向來之煙霞。
世間行樂亦如此。古來萬事東流水。
別君去兮何時還。且放白鹿青崖間。
須行即騎訪名山。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
使我不得開心顏。



《與史郎中欽聽黃鶴樓上吹笛》

一為遷客去長沙,西望長安不見家。
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宣州謝脁樓餞別校書叔雲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俱懷逸興壯思飛。欲上青天覽日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王維


王維的詩,在歷史上,基本上多是正面評價,因為在某一方面,王維詩傳承了古代淡薄、隱逸風格的主流價值。然寫淡泊隱逸的詩很多,但王維的詩卻是特色鮮明。王詩帶有頗高的理性程度,雖然其詩中不多直接講理的文句,從他的詩卻可讀出作者必然是個察事深微、思理清明之人士。而其詩同時也是兼具清澹與雅縟的。

王維詩又以五律最勝(古詩話評價),然其五古、七律、歌行數體亦皆不凡。


青谿

言入黃花川,每遂青谿水;隨山將萬轉,趣途無百里。
聲喧亂石中,色靜深松裏;漾漾汎菱荇,澄澄泱葭葦
我心素已閒,清川澹如此。請留盤石上,垂釣將已矣。


酬張少府

晚年惟好靜,萬事不關心。自顧無長策,空知返舊林。
松風吹解帶,山月照彈琴。君問窮通理,漁歌入浦深。


歸嵩山作

清川帶長薄,車馬去閒閒。流水如有意,暮禽相與還。
荒城臨古渡,落日滿山秋。迢遞嵩高下,歸來且閉關。



韓愈

韓愈生於中唐之時,其詩風在當時亦為一大創新。韓愈詩在歷史上的評價略有爭議,崇者甚崇,然亦有人對之有所微詞。崇韓愈者在唐代詩人中,將韓愈視為僅次李杜,不崇者大概因其詩中多少帶有類似以文入詩的痕跡。而不論如何韓詩的風格是非常鮮明而有頗高的高度。韓愈詩表現作者是個剛硬、正義感強、感情豐沛、略激進激烈的人士。韓詩也是深具跌宕起伏、生動而引人入勝。


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

纖云四卷天無河,清風吹空月舒波。沙平水息聲影絕,
一杯相屬君當歌。君歌聲酸辭且苦,不能聽終淚如雨。
洞庭連天九疑高,蛟龍出沒猩鼯號。十生九死到官所,
幽居默默如藏逃。下床畏蛇食畏藥,海氣濕蟄熏腥臊。
昨者州前捶大鼓,嗣皇繼聖登夔皋。赦書一日行萬里,
罪從大辟皆除死。遷者追回流者還,滌瑕盪垢清朝班。
州家申名使家抑,坎軻只得移荊蠻。判司卑官不堪說,
未免捶楚塵埃間。同時輩流多上道,天路幽險難追攀。
君歌且休聽我歌,我歌今與君殊科。一年明月今宵多,
人生由命非由他。有酒不飲奈明何。


謁衡嶽廟遂宿岳寺題門樓

五嶽祭秩皆三公,四方環鎮嵩當中。火維地荒足妖怪,
天假神柄專其雄。噴雲洩霧藏半腹,雖有絕頂誰能窮。
我來正逢秋雨節,陰氣晦昧無清風。潛心默禱若有應,
豈非正直能感通。須臾靜掃眾峰出,仰見突兀撐青空。
紫蓋連延接天柱,石廩騰擲堆祝融。森然魄動下馬拜,
松柏一徑趨靈宮。粉牆丹柱動光彩,鬼物圖畫填青紅。
升階傴僂薦脯酒,欲以菲薄明其衷。廟令老人識神意,
睢盱偵伺能鞠躬。手持杯珓導我擲,雲此最吉馀難同。
竄逐蠻荒幸不死,衣食才足甘長終。侯王將相望久絕,
神縱慾福難為功。夜投佛寺上高閣,星月掩映雲朣朧。
猿鳴鐘動不知曙,杲杲寒日生於東。



鳴雁

嗷嗷鳴雁鳴且飛,窮秋南去春北歸。去寒就暖識所依,
天長地闊棲息稀。風霜酸苦稻粱微,毛羽摧落身不肥。
裴回反顧群侶違。哀鳴欲下洲渚非。江南水闊朝雲多,
草長沙軟無網羅。閒飛靜集鳴相和,違憂懷惠性匪他。
凌風一舉君謂何。



李商隱

李商隱事實上在身後,評價也有一段時間是處於有些爭議的地位,北宋初期李商隱詩地位崇高,被視為學詩圭臬,即產生了一群仿效、參考李詩的西崑派,然由於北宋中其後,西崑派長期受到批評、貶低,故也連累李商隱詩,一度處於一頗剛尬的地位,而有些文人甚將李商隱詩一併歸於晚唐艷體風格的靡靡之音,然事實上也有許多喜好李商隱詩、給予其高評價的文人。其評價在明清代也經一定上升之過程。

李商隱詩意蘊遠長、情感深微,也是繼杜甫之後,再一個將七律成就拉上高峰的詩人。其詩中的情感,不像北宋詞,愛戀懷人的情感表現濃郁直接,但也不若梁陳宮體詩,太過客觀描寫以致某些詩顯得不太真摯,而若介於兩者之間,外表平淡客觀,隱含的情感卻深遂入骨。



安定城樓

迢遞高城百尺樓,綠楊枝外盡汀洲。
賈生年少虛垂涕,王粲春來更遠游。
永憶江湖歸白發,欲回天地入扁舟。
不知腐鼠成滋味,猜意〔宛鳥〕雛竟未休。


無題

重帷深下莫愁堂,臥後清宵細細長。
神女生涯原是夢,小姑居處本無郎。
風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誰教桂葉香。
直道相思了無益,未妨惆悵是清狂。


無題

颯颯東風細雨來,芙蓉塘外有輕雷。
金蟾嚙鎖燒香入,玉虎牽絲汲井回。
賈氏窺帘韓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
春心莫共花爭發,一寸相思一寸灰。





 樓主| 發表於 2018-1-18 22:08: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玄暉 於 2018-1-18 22:16 編輯


選二首者:



蘇武詩

蘇武詩為漢詩代表之一,傳說為西漢蘇武李陵所寫,然在古代便以被證實應是其他漢代人仿作。然其文學地位仍不可抹滅,優點如前所述,其詩詩風情感深厚,剛健而不激烈,成就不在古詩十九首之下。其渾厚情韻,與鮑照詩略有相似處,卻也不盡相同,較平和、情重。


  黃鵠一遠別,千里顧徘徊。
  胡馬失其群,思心常依依。
  何況雙飛龍,羽翼臨當乖。
  幸有弦歌曲,可以喻中懷。
  請爲遊子吟,泠泠一何悲。
  絲竹厲清聲,慷慨有餘哀。
  長歌正激烈,中心愴以摧。
  欲展清商曲,念子不能歸。
  俯仰內傷心,淚下不可揮。
  願爲雙黃鵠,送子俱遠飛。


 良時不再至,離別在須臾。
 屏營衢路側,執手野躑躕。
 仰視浮雲馳,奄忽互相逾。
 風波一失所,各在天一隅。
 長當從此別,且複立斯須。
 欲因晨風發,送子以賤軀。



曹植


曹植詩的風格亦十分突出明顯,前面已略有提到。其詩耿介激昂,並有一種年少者的氣質與氣度。其「慷慨對嘉賓。淒愴內傷悲。」之句,當我心情苦澀之時,心中常反覆咀嚼此,不能釋然。


清時難屢得。嘉會不可常。天地無終極。人命若朝霜。願得展嬿婉。我友之朔方。親暱並集送。置酒此河陽。中饋豈獨薄。賓飲不盡觴。愛至望苦深。豈不愧中腸。山川阻且遠。別促會日長。願為比翼鳥。施翮起高翔。


微陰翳陽景。清風飄我衣。游魚潛綠水。翔鳥薄天飛。眇眇客行士。遙役不得歸。始出嚴霜結。今來白露晞。遊子嘆黍離。處者歌式微。慷慨對嘉賓。淒愴內傷悲。



阮藉

阮藉的詩,流露較多的是憂愁、悲傷的情感,其詩情感深摯,具有頗強之感染力,在有一些情緒的時候讀其詩會深有感觸。較可惜的是阮藉的詩風格變化較少,故前人有惜其詩「一讀輒盡」的感慨。


步出上東門。北望首陽岑。下有采薇士。上有嘉樹林。良辰在何許。凝霜沾衣襟。寒風振山岡。玄云起重陰。鳴鴈飛南征。鶗鴂發哀音。素質遊商聲。淒愴傷我心。


天馬出西北。由來從東道。春秋非有托。富貴焉常保。清露被皋蘭。凝霜沾野草。朝為媚少年。夕暮成醜老。自非王子晉。誰能常美好。



陸機

陸機詩中透漏的性格實與曹植略相似,差異大概在曹植的詩光明面稍多,陸詩又略激憤、個人色彩濃了一些,有一些自負甚至稍微自戀的部分(但我認為也未必是缺點)。而陸詩的綺麗也在曹詩之上。陸機在六朝與唐評價極高,入宋後漸有批評之語,至元明清地位日衰,其因除了其詩風略帶綺之外,倒也未始不與性格上的原因有關,六朝唐人較活潑,宋以後人較欣賞老成穩健的性格,故不喜機。


《猛虎行》

渴不飲盜泉水,熱不息惡木陰。惡木豈無枝,志士多苦心。
整駕肅時命,杖策將遠尋。饑食猛虎窟,寒棲野雀林。
日歸功未建,時往歲載陰。崇雲臨岸駭,鳴條隨風吟。
靜言幽谷底,長嘯高山岑。急弦無懦響,亮節難為音。
人生誠未易,曷雲開此襟。眷我耿介懷,俯仰愧古今。


總轡登長路。嗚咽辭密親。借問子何之。世網嬰我身。
永歎遵北渚。遺思結南津。行行遂已遠。野途曠無人。
山澤紛紆餘。林薄杳阡眠。虎嘯深谷底。雞鳴高樹巔。哀風中夜流。
孤獸更我前。悲情觸物感。沉思鬱纏綿。佇立望故鄉。顧影淒自憐。


陶淵明

詠三良

彈冠乘通津,但懼時我遺;
服勤盡歲月,常恐功愈微。
忠情謬獲露,遂為君所私。
出則陪文輿,入必侍丹帷;
箴規響已從,計議初無虧。
一朝長逝後,願言同此歸。
厚恩固難忘,君命安可違。
臨穴罔惟疑,投義志攸希。
荊棘籠高墳,黃鳥聲正悲;
良人不可贖,泫然沾我衣。


讀《山海經》其一

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
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
既耕亦已種,時還讀我書。
窮巷隔深轍,頗回故人車。
歡言酌春酒,摘我園中蔬。
微雨從東來,好風與之俱。
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
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


梁簡文帝

梁簡文帝蕭綱,為梁陳宮體詩代表詩人。梁陳宮體詩在歷史上評價一直不高,大抵與中國在儒家為主導文化下,有一定禁慾主義所致(事實上世界各古文明多少都有,如基督教、穆斯林文化),但以今天的眼光來看,大抵不須因文學中有牽扯性暗示的元素,就與貶低否定。

梁陳的閏體詩實將中國古代文學中,纖細、深美、幽微、清靈的情韻境界發展到一高峰(參考玉台新詠後半),這些情韻特點是在中國主流詩派不多見甚至未必受重視的,閏體詩(類宮體詩)在入唐後依舊不乏大量傳世作品(可參考樂府詩集),優秀者也不遜色梁陳甚至青出於藍更勝於藍(如溫庭筠),但無庸置疑,梁簡文當為其中特別傑出、也是倡導影響其發展者。


詠中婦織流黃


翻花滿階砌,愁人獨上機。
浮雲西北起,孔雀東南飛。
調絲時繞腕,易鑷乍牽衣。
鳴梭逐動釧,紅妝映落暉。


賦得當壚

十五正團團,流光滿上蘭。
當壚設夜酒,宿客解金鞍。
迎來挾瑟易,送別但歌難。
欲知心恨急,翻令衣帶寬。



何遜

如明人言:「何遜詩,語語實際,了無滯色。其探景每入幽微,語氣悠柔,讀之殊不盡纏綿之致。」何遜詩除意韻清爽澄澈,而別有一番情韻,讀之常感之韻深而情遠。

古代詩人之詩吐漏之氣質中,我私自認為何遜詩的氣質或許是最值得追尋擬效的,他的詩不像王維略為寡情,也不像謝脁詩過於重情,也不若杜甫白居易等過於滄桑悲苦(這樣的情感或許值得尊敬,但應該很少人希望自己實際上活在每天悲傷憂慮與蒼老中) ,也不像陶詩與宋人詩太不雅縟。 何遜詩是富有生活上之情趣,清朗灑脫的氣度,也帶有一定對物事牽掛的情,而在理性與情感取捨且到中處。

但惜其才力稍不濟,論文句與藝術技巧,大抵不如時代稍前的謝脁,與同時代的徐庾、陰鏗伯仲。



送韋司馬別詩

送別臨曲渚。徵人慕前侶。離言雖欲繁。離思終無緒。憫憫分手畢。蕭蕭行帆舉。舉帆越中流。望別上高樓。予起南枝怨。子結北風愁。邐邐山蔽日。洶洶浪隱舟。隱舟邈已遠。徘徊落日晚。歸衢並駕奔。別館空筵卷。想子斂眉去。知予銜淚返。銜淚心依依。薄暮行人稀。曖曖入塘港。蓬門已掩扉。簾中看月影。竹里見螢飛。螢飛飛不息。獨愁空轉側。北窗倒長簟。南鄰夜聞織。棄置勿複陳。重陳長嘆息。


贈諸遊舊詩

弱操不能植。薄伎竟無依。淺智終已矣。令名安可希。擾擾從役倦。屑屑身事微。少壯輕年月。遲暮惜光輝。一塗今未是。萬緒昨如非。新知雖已樂。舊愛盡暌違。望鄉空引領。極目淚沾衣。旅客長憔悴。春物自芳菲。岸花臨水發。江燕遶檣飛。無由下征帆。獨與暮潮歸。





 樓主| 發表於 2018-1-18 22:08:2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玄暉 於 2018-1-19 07:59 編輯

白居易

白居易的評價在歷史上一度處於較具爭議的地位,故有元輕白俗之說,不只指白詩用詞通俗,可能也指白詩的內容有時帶有點政治觀不成熟的狀態。然而白詩中許多長篇樂府的生動、精彩、感染力、情感動人卻也是不可掩蓋。白詩中亦有雅的創作,如長恨歌、琵琶行就算是白詩中雅的創作(以下第二首也算是)

白居易的評價在史上大概呈現較具上升地位的趨勢,在清代曾被視為唐朝僅次李杜韓的詩人。


太行之路能摧車,若比人心是坦途。巫峽之水能覆舟,若比人心是安流。
人心好惡苦不常,好坐毛羽惡生瘡。與君結髮未五載,豈期牛女為參商。
古稱色衰相棄背,當時美人猶怨悔。何況如今鸞鏡中,妾顏未改君心改。
為君熏衣裳,君聞蘭麝不馨香。為君盛容飾,君看金翠無顏色。
行路難,難重陳。人生莫作婦人身,百年苦樂由他人。
行路難,難於山,險於水。不獨人間夫與妻,近代君臣亦如此。
君不見左納言,右納史。朝承恩,暮賜死。
行路難,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間。


井底引銀瓶

井底引銀瓶,銀瓶欲上絲繩絕。石上磨玉簪,玉簪欲成中央折。
沉簪折知奈何,似妾今朝與君別。
憶昔在家為女時,人言舉動有殊姿。
嬋娟兩鬢秋蟬翼,宛轉雙蛾遠山色。
笑隨戲伴後園中,此時與君未相識。
妾弄青梅憑短牆,君騎白馬傍垂楊。
牆頭馬上遙相顧,一見知君即斷腸。
知君斷腸共君語,君指南山松柏樹。
感君松柏化為心,暗合雙鬟逐君去。
到君家舍五六年,君家大人頻有言。
聘則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蘋蘩。
終知君家不可住,其奈出門無去處。
豈無父母在高堂,亦有親情滿故鄉。
潛來更不通消息,今日悲羞歸不得。
為君一日恩,誤妾百年身。
寄言癡小人家女,慎勿將身輕許人。



韋應物

唐代詩中,繼承陶淵明清澹風格而以此名者,有王維、韋應物、孟浩然、柳宗元等。其中,韋應物詩清淡豐潤,韻雅氣高。如石洲詩話:「王孟諸公,雖極超詣,然其妙處,似猶可得以言語形容之。獨至韋蘇州,則其奇妙全在淡處,實無跡可求。」


霜露已淒淒,星漢复昭回。朔風中夜起,驚鴻千里來。
蕭條涼葉下,寂寞清砧哀。歲晏仰空宇,心事若寒灰。


登樂遊廟作
高原出東城,鬱鬱見咸陽。上有千載事,乃自漢宣皇。
頹壖久凌遲,陳跡翳丘荒。春草雖復綠,驚風但飄揚。
週覽京城內,雙闕起中央。微鐘何處來,暮色忽蒼蒼。
歌吹喧萬井,車馬塞康莊。昔人豈不爾,百世同一傷。
歸當守衝漠,跡寓心自忘。



李賀

《金銅仙人辭漢歌》。

茂陵劉郎秋風客,夜聞馬嘶曉無跡。
畫欄桂樹懸秋香,三十六宮土花碧。
魏官牽車指千裡,東關酸風射眸子。
空將漢月出宮門,憶君清淚如鉛水。
衰蘭送客鹹陽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攜盤獨出月荒涼,渭城已遠波聲小。



秋來



桐風驚心壯士苦,衰燈絡緯啼寒素。
誰看青簡一編書,不遣花蟲粉空蠹?
思牽今夜腸應直,雨冷香魂吊書客。
秋墳鬼唱鮑家詩,恨血千年土中碧。



許渾

許渾出生的年代,已經接近晚唐。在宋以後人評詩時,有一派的文人具有盛唐詩的成就到達顛峰,而至中晚唐漸漸衰落的看法。其中許渾就是最常被舉的反面教材之一,這個緣故也與古人在對詩之氣質的一些偏好有關。許渾詩的情致是較平和、閒適、甚至帶有一些赤子之情,情感上也是頗為真誠、深厚。但卻缺乏古人認可的滄桑、古淡、剛烈情節。詩風不符合主流期待,大概也是許渾在生年受重名,宋元後卻評價卻日薄西山的原故。

渾詩以七律最精,其七律渾成無滯,情景溶融。宋後人好寫七律者多,但詩多留有斧鑿痕跡,讀許渾詩,可知律詩何謂渾成。



晚自朝台津至韋隱居郊園

秋來鳧鴈下方塘,系馬朝台步夕陽。
村徑繞山松葉暗,野門臨水稻花香。
雲連海氣琴書潤,風帶潮聲枕簟涼。
西下磻溪猶萬里,可能垂白待文王。


春日郊園戲贈楊嘏評事


十里蒹葭入薜蘿,春風誰許暫鳴珂。
相如渴後狂還減,曼倩歸來語更多。
門枕碧溪冰皓耀,檻齊青嶂雪嵯峨。
野橋沽酒茅檐醉,誰羨紅樓一曲歌。


杜牧

牧詩以七絕名,七律亦工,詩有嶙峋耿介之氣。牧與許渾交善,詩風稍有相近處,故其二人詩多有誤入對方全集者。


懷紫閣山

學他趨世少深機,紫閣青霄半掩扉。
山路遠懷王子晉,詩家長憶謝玄暉。
百年不肯疏榮辱,雙鬢終應老是非。
人道青山歸去好,青山曾有幾人歸?


將赴吳興登樂遊原一絕

清時有味是無能,閒愛孤雲靜愛僧。
欲把一麾江海去,樂遊原上望昭陵。



溫庭筠

溫庭筠可謂六朝類宮體詩集大成者,其詞與詩風格相近。與梁陳多五言不同,溫庭筠深工於七言長篇,七言比起五言,更有好表達甘美豐腴的風格。唐人亦有其餘工於此者,然可以賀、庭筠為代表。

讀溫詩,感氣色香甘、深美清靈,雖少情味,但不害韻。


春江花月夜詞

玉樹歌闌海雲黑,花庭忽作青蕪國。秦淮有水水無情,還向金陵漾春色。
楊家二世安九重,不禦華芝嫌六龍。百幅錦帆風力滿,連天展盡金芙蓉。
珠翠丁星複明滅,龍頭劈浪哀笳發。千里涵空澄水魂,萬枝破鼻飄香雪。
漏轉霞高滄海西,頗黎枕上聞天雞。蠻弦代寫曲如語,一醉昏昏天下迷。
四方傾動煙塵起,猶在濃香夢魂裏。後主荒宮有曉鶯,飛來只隔西江水


「曉仙謠」

玉妃喚月歸海宮,月色澹白涵春空。銀河欲轉星靨靨,碧浪疊山埋早紅。
宮花有露如新淚,小苑叢叢入寒翠。綺閣空傳唱漏聲,網軒未辨淩雲字。
遙遙珠帳連湘煙,鶴扇如霜金骨仙。碧簫曲盡彩霞動,下視九州皆悄然。
秦王女騎紅尾鳳,半空回首晨雞弄。霧蓋狂塵億兆家,世人猶作牽情夢。




王安石

讀王安石詩,可想見其人性情,耿介、高澹、肅穆中帶有一絲不平、苦澀之氣。其詩之氣質品格使人景仰,然惜其七律工縝渾成稍不及唐人。


示長安君

少年離別意非輕,老去相逢亦愴情。
革草杯盤供笑語,昏昏燈火話平生。
自憐湖海三年隔,又作塵沙萬里行。
欲問後期何日是,寄書應見雁南征。


《春夜》

金爐香燼漏聲殘,翦翦輕風陣陣寒。 
春色惱人眠不得,月移花影上欄干。



蘇軾

因為一些緣故,我年少時一直對蘇詩抱有頗深的負面觀感,然讀其全集,亦不能不服膺其人。軾與庭堅並稱,兩人詩確然有不少相似之處,如皆不避俗、淡泊而多逸趣。蘇黃不同,則是蘇清黃濁,故有人以蘇比太白而黃比杜甫,及源於此(然而這仍然是個很不貼切的比喻)


續麗人行

深宮無人春日長,沉香亭北百花香。
美人睡起薄梳洗,燕舞鶯啼空斷腸。
畫工欲畫無窮意,背立東風初破睡。
若教回首卻嫣然,陽城下蔡俱風靡。
杜陵饑客眼長寒,蹇驢破帽隨金鞍。
隔花臨水時一見,祇許腰肢背後看。
心醉歸來茅屋底,方信人間有西子。
君不見孟光舉案與眉齊,何曾背面傷春啼。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參橫斗轉欲三更,苦雨終風也解晴。
云散月明誰點綴?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魯叟乘桴意,粗識軒轅奏樂聲。
九死南荒吾不恨,茲游奇絕冠平生。



黃庭堅

我讀宋詩讀最深入者,大概便屬於庭堅,但我初讀其詩,總有種格格不入之感,後來知有些原因大抵是性格使然。黃詩與蘇詩類同,皆顯示出性格開朗幽默,胸襟開闊,自由而不拘束。然因其太不拘束,讀其詩總有一點入俗之感(雖然黃詩整體而言是字俗意不俗,黃也頗鄙視俗人),可能讀慣六朝詩,對比宋詩會有一點落差,習慣使然吧。



交蓋春風汝水邊,客床相對臥僧氈。
舞陽去葉才千里,賤子與公皆少年。
白髮齊生如有種,青山好去坐無錢。
煙沙篁竹江南岸,輸與鸕鶿取次眠。



傳語濠州賢刺史,隔年詩債幾時還。
因循樽俎疏相見,棄擲光陰只等閒。
心在青雲故人處,身行紅雨亂花間。
遙知別後多狂醉,惱殺江南庾子山。





再歷代詩中,我對南朝宋齊梁陳詩稍熟,其次漢魏晉 唐 北宋,我對南宋 清稍有接觸,元明大概空白,或許有機會對清詩再行深一步了解。我對清詩的印象不太好大抵是源於清詩話給我的印象不太好,然而過主觀的以此評詩終究不是妥當的事。。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臺灣瀛社詩學會  

GMT+8, 2018-2-21 03: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