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瀛社詩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55|回復: 0

“我們是兄弟”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10-15 10:59: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我們是兄弟”
        即使是嫡親的同胞兄弟,偏偏有人心理優越得離奇:自己是貴族,哥嫂不過是長工而已。哥嫂是父母之命成婚,僅僅維持個名義罷了。看著哥嫂默默操持,他想這種生活還能叫人生嗎?尤其是當自己娶了壹位嬌滴滴的外國娘們時,他更是堅定了自己的看法。
        他是壹個油瓶倒了都不知道扶的人。在他看來,生活本身就是俗的,只有俗人才會甘之若飴。當然,這種高見,不足為俗人道也。
        這種心理優勢壹旦碰上不滿或者頂撞,他就會勃然大怒。這是上等人的壹般特征。雖然大哥對中醫頗有微辭,但普通的感冒,完全可以去藥店買點藥,大可不必興師動眾,包洋車請醫師到家,這可真是做到家了。不是大哥不願做,實在是做不起。大哥最近有點拮據呢。
         他也知道,大哥也是剛剛才從當鋪裏贖回了自己的夾衫,但他認為那是他們的事,這種俗事,最好別打擾他。
        忍無可忍的大哥,和外國娘們吵了幾句。那娘們比自己的丈夫可優越多了!其實,她連丈夫都沒放在眼裏,哪裏容得了下人頂撞。她幾乎是哭哭啼啼跑著去,說是大哥偷看她,事關她的名節,她將以死名誌,不能屈辱的茍活在世上。
        她的娘家,雖然很兇猛,但古風猶存:女人洗澡,壹般不避忌男人。結婚後,她把這種風俗帶到中國來了。哥嫂就頗有怨言,說是入鄉隨俗,男女大防,還是要有的。但她往往嗤之以鼻。近來,她甚至學會了壹點西方的做法:她聳了聳肩。雖然看著不太像。
        他聽了老婆的壹面之詞,果然,憤怒得不可遏制:他先是擬就了壹篇檄文,接著,他撈起壹張凳子丟過去,他叫他們馬上滾出去,他永遠不想再見到他們!他甚至有點懊惱:他這位雅士,竟然被人逼得像壹個下人壹樣地發怒了!
        ……
        十裏鋪那道院子,幾十間房子呢。那可是家裏最值錢的東西了。他當然非常清楚。但他認為,大哥做了這麽壹件不齒的事,就應該引頸自了,起碼應該遠遁他鄉,從人間消失了才對。
        就這樣,他被逼得舉慈母、哥嫂掃地出門,多少年來,壹想起自己被人逼得做了這麽壹件不太仗義的事,他就耿耿於心,難以釋懷。
        做哥的呢,婚姻的不幸,使他常常內疚,同時又自憐。其實,他這事,別人都是這麽做的:壹紙休書。此後不管發生了什麽,都與自己毫無關系。這真是多麽輕松簡捷的事,聰明人都是這麽做的,如果說誰還良心上有什麽,那真是笑話!
        但他偏偏選擇了另壹條。那個小腳女人壹根筋,認死理:生是妳的人,死是妳的鬼!絕不活著離開妳家。
        這種做法遇上別人可行不通。偏偏遇上了另壹根筋。他固執地認為,這女人被休後,只有壹死。他實在做不到快刀斬亂麻結束這壹切,長痛不如短痛。他只能自怨自艾地壹天天往前推。
        生活的嚴酷,使他來到了壹個十字路口。本來,他已經對生活失去了信心,他是很敏感的人,他無法改變這壹切,只是出於習慣,或者說責任,才這麽活著。在無端的侮辱和打壓下,尤其是弟弟的有些話深深地刺痛了他,生命的本能被激活:我不但要活下去,而且要活好。不但要愛,而且要找到真愛。不但要為愛人活著,而且要為仇人活著!
        ……
        我在史書上發現壹個規律:凡是對嫡親下手狠的角色,對待敵人,偏會逢迎諂媚。所以,只要看他怎麽和敵人相處,大抵就會猜到他對親人的態度了。
         不幸的很,大哥後來找到了真愛。他對此不能茍同。他認為那女子不過是壹個小妾,就是說她是壹個非常不自重的人。其實,他對自己的大嫂,未必就有多麽的尊重。壹直到大哥死後,他都沒有對自己的慈母,盡那麽壹點點義務,只是在被人督促之後,這才想起還有個老母活在世上。想到這壹切,想到自己母子關系這麽疏離,他就更加難以原諒大哥了!
        這壹切都很好理解。這就像有錢人看見窮人家裏的煙囪冒煙,感到心裏不平壹樣。其實他們應該過更加悲慘的日子,好讓上等人在酒足飯飽之余,動壹動自己的高貴的憐憫之情。現在妳無端地剝奪了他的高貴心腸,他不恨妳才怪呢!上等人的心思,下等人怎麽能猜得透呢。
        有人為此設計了壹個理想的結局:
        度盡劫波兄弟在,
        相逢壹笑泯恩仇。
        就是這樣的:兩個人,壹個說:“我那哥哥呀!……啊,啊,啊。”另壹個說:“我的賢弟呀!啊,啊,啊。”相擁在壹起。然後皆大歡喜。
        其實應該是這樣的:他分明地吐出兩個字:“老爺!”我就知道,我們之間,已經橫了壹道無法逾越的障礙了。
        有人說,都不對。事實是,最後,壹
個說:“壹個都不原諒。”另壹個呢?另壹個……,唉,真是造化弄人,另壹個不得不靠著大哥的素材和余蔭,才得以繼續自己的高雅。在舉國拆遷的日子裏,靠著大哥的影響,弟弟甚至弄了壹張關於十裏鋪大院的丹書鐵券!這可是不得了的事情,別人想都不敢想。
        我差點忘了。大哥對他的看法只有壹個字:昏。我看未必,其實他精著呢。
        (聽來的故事。不要對號入座。姑妄言之,姑妄聽之。)
         寫於重慶弱水茶館。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臺灣瀛社詩學會  

GMT+8, 2017-11-23 11: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