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瀛社詩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90|回復: 0

無悔翁詩集序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4-14 11:34:3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無悔翁詩集序

同社黃天賜詞兄下世迄今將屆二載,其門人謀梓《無悔翁詩集》,初稿既竟,邀序於余。顧余與天賜兄之論交,源自民國八十年左右,黃氏組「台灣歌仔學會唐詩班」於中山市場活動中心,歷聘莫月娥女史及先師  周植夫先生等主講。嗣八十四年九月先師捐館,閱二年,黃氏邀余前往講授「閩南語聲韻學」及「詩詞創作」,遂相論交。其後,余任瀛社總幹事、社長,每週六於民安里區民活動中心主持瀛社詩學研習班,天賜兄則於接續時段主持長安詩社研習班,故而多有接觸。


論及天賜兄之為人,誠所謂純任性情之狂狷者也。於朋輩間每因意見相左而謇諤以爭,然以其相交誠摯,故當下雖常因爭論而雙方臉紅筋粗,卻終能獲致諒解。此於民國九十八年十月出版之《瀛社百年紀念集.詩人詩史.瀛社十年浮光掠影》一文中自述甚詳。尤足稱道者,渠乃當世少數不為意識型態所蒙蔽而是非不分者,誠屬可貴,余每慨嘆時下詩人常為不肖政客之誤導,而淪為鬥爭之工具,此在黃氏則不屑為也。細考黃氏持性略近老莊之「無為」,曾力主「詩社乃係文人以詩會友、以藝論交之場合,不應涉及雜務」;與個人主張「詩教有關社教,詩社應肩負教化功能,有提振文風、恢宏倫理道德之責任。」之儒家論點不同,此蓋因各人身分立場互異,黃氏乃以「自身」為出發,個人當時則長瀛社,肩「一社興衰之命運」故也,實無所謂誰對誰錯。故余嘗調之曰:「黃兄乃是一身飽而全家皆飽,而賤子則尚須為一社之溫飽而籌計」,氏終不以為忤,於此可以燭見其性情之率真也。

拜讀黃氏之作,概以古風之作為多,詩思常游於蒼冥之外而不可紀極。誠如其自述所云:「以其可以馳騁天地,出入古今,得自然之順,去雕琢之痕……」在此全臺詞客競以近體詩為務,專意於擊鉢的氛圍下,而能秉此信念勇往而不懈者,蓋亦鮮矣。放眼當下吾臺詩壇,於古風作者之中,鮮有能出其右者,此乃緣其不規規於音律之繩墨所致。綜觀《無悔翁詩集》全輯,大都為友朋交接酬應之作,然皆有為而為,非泛作也。讀其詩可窺見其畢生經歷與交遊。至其「寫詩要真,學問要豐,見識要廣,立意要高,行筆要清,韻腳要穩,造句要奇,氣勢要暢」之立論,可謂「旨哉,斯言也」。

時在民國第二丙申之中秋,《無悔翁詩集》行將董付剞劂,聊綴數言,用表欽敬,並以為祝。林正三於臺北惜餘齋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臺灣瀛社詩學會  

GMT+8, 2017-6-25 16: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