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瀛社詩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003|回復: 0

黃德宜〈父親的小院〉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1-9 14:24:3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黃德宜〈父親的小院〉
(作者為黃祖蔭老師之女)

爸爸的小院,是這條巷子裡最雅緻的,
爸爸花了不少功夫和心血照料這院子。
這幾年來吸引了好多婚紗業者來這兒駐足拍照取景,
我常好奇爸爸的院子在他們的鏡頭下,是呈現甚麼樣的景色。
爸爸今年七月底身體不適,八月初住院,一星期後出院,
剛好蘇迪勒颱風剛過境,留下滿院子瘡痍。
當時爸爸精神不錯,除了食慾不好飲食改為流體,其他並無異狀,他甚至還有體力走路去買很重的花盆,再徒手搬回來,
幫院子心愛的的盆景換土換盆,把院子整理好一一恢復原狀。
八月底再度因吃不下食物會吐因而入院準備手術,
奇怪的是爸爸最心愛的臘梅彷彿感應到主人的病痛,
就像爸爸吃不下東西般的,
我們澆下去的水全部滯留在花盆中的土下不去,
而漸漸凋零。
在住院當中,爸爸也很喜歡的一株蘭花開花了,
妹妹拍了照給爸爸看,爸看了很高興笑呵呵地說花開得真好。
雖然腹部開了一道17公分的傷口,但爸爸一直對自己很有信心,
等到傷口不痛了他就努力下床走路,
他對我們說現在他就像小孩一樣每天要練習走路。
住院時爸爸說他最想做的事是出院後可以在院子裡澆澆花,
當時我們竟不知,病魔吞噬的速度如此的快速,
爸爸可以和我們相處的時間竟剩下這麼少的日子。
爸爸這心願最終沒達成,
中秋節前一天爸出院,在家第二天爸就說他沒法起身,
從住院到離世這一個半月爸終究沒法再踏到院子裡。
爸大概擔心我們無法照料他的盆景,
曾經感慨的說,喜愛的東西看過就好,擁有它會成為一種負擔。
以後在院子裡再也看不到爸爸的身影,
按門鈴時再也聽不到爸在家大聲的問:誰啊?然後出來院子幫我們開門,
過年門口再也不會有爸親手寫的春聯。
花還是一樣的開,只是爸看不到了。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臺灣瀛社詩學會  

GMT+8, 2019-9-19 07:5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