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瀛社詩學會

 找回密碼
 註冊:請用全漢字真名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072|回復: 0

我與詩老黃祖蔭的一段文字淵源 林正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1-6 18:29: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黃祖蔭(1929.01~2015.10),字承吉,齋號師竹齋。江西樟樹市人。中興大學畢業,先後任教於金瓜石「時雨中學」、永和「復興美工」及國立「新竹高中」。學詩於乃舅張孟豪及湘籍大老許君武之門,喜繪畫,並作藝評。曾獲金爵獎及乾坤古典詩獎。著有《勞生草》及《問藝錄》等。
民國九十五年黃氏投稿《乾坤詩刊》(應是37期),時筆者擔任古典詩主編,驚異於作者矯健之文筆,親自赴新竹登門拜訪,相與結識而成就此一段文字淵源,此後,黃祖老連續於《乾坤詩刊》投稿詩作及撰述〈蘿窗詩話〉(39期起)以迄於今。
嗣於九十六年二月介入瀛社,成為社中耆老。並曾偕訪安坑玫瑰山莊張夢機教授,有詩唱酬,錄之於下:
祖蔭世澤正三建華諸詩老過訪     張夢機
從容高屐到斯堂,來共後廳燈吐光。諸老懷人言故事,一壺分茗暖迴腸。
論交君子淡如水,扢雅髮絲俱有霜。詩苑如今草蕪穢,政須吾輩拓寒荒。
步張教授原玉                   黃祖蔭
捍衛斯文據一堂,風高月黑塔擎光。冷蠶已老猶抽緒,藝燭方然豈釋腸。
路遠黃昏催快馬,天涯矍鑠戰秋霜。瞻韓最喜添行色,毅魄彌堅誓闢荒。
敬次瑤韻                       林正三
得閒共詣浣花堂,為仰才人擅葆光。主客會茶多軼事,賢愚通誼儘衷腸。
未因境老憐筋骨,轉慮時危凜雪霜。古道式微深有慨,相期壇坫理殘荒。
顧於日常交接中,獲悉黃祖老行誼之一鱗半爪,述之於後。據曾告訴筆者,原係八旗子弟,與愛新覺羅溥儒有極親近之關係,然筆者未曾深究。於大陸時,曾入杭州藝專就讀,黃氏之藝術基礎,即在此奠下。來臺後,亦曾受學於湘籍大老許君武之門,故與筆者又有同門之誼。據云曾袖詩呈許師,而自謙為「打油詩」而已,不意為許師斥曰「你也配」,於此可見許師對「打油詩」通俗詼諧、滑稽突梯、嘻笑怒罵之推崇。
黃老於民國初年代之詩壇及藝壇人士極為熟稔,為《乾坤詩刊》撰述〈蘿窗詩話〉,即以此為題材,頗能引人入勝,發人之所未發,可以說是一部活字典。先後撰述過「溥心畬、張大千、姚夢谷、賈景德、方東美、聶紺弩、葉榮鐘、鄧拓、錢穆、洪棄生、彭醇士、陶芸樓、石中英、孫克寬、錢鍾書、周棄子、黃篆、余承堯、李漁叔、梁寒操、吳宓、吳夢周」等,無一不是民初文壇上赫赫有名之人物。唯他的江西口音,如不認真傾聽,可能大部分人皆有聽沒有懂。
依稀記得一○二年四月二十八日瀛社元春組課題〈春興〉,黃老之作為:「春神浩蕩果君臨,綠野連天草木深。豔色添香花勃發,抒情試唱鳥賡吟。生靈並育毋相碍,祭典遵循大可歆。啄飲蓬萊該惜福,無懷氏代不須尋。」為右詞宗評為「『添香』與『試唱』不好及『我看不懂「果君臨」』」。而對筆者發過牢騷(其他尚有多位詩友)。經向詞宗反應,而衍生出一段事故。
以上為筆者個人與黃祖老的一段淵源,於今人琴俱亡,追憶前情,猶自令人欷歔不已。

                                                                                                         筆者林正三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小黑屋|臺灣瀛社詩學會  

GMT+8, 2019-9-20 22:1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